非常现场
从今日开始,拒绝为任何人写艺评文章。我写和艺术有关的文字,本意是澄清思想,自我求助。免得被伪批评家伪装成学术的胡说八道弄晕了脑子---至今也还是这一目的。不意近年以来,约为画册画展作文者渐多。四方亲朋,多处设局。强我所难,百口莫辞。分身乏术,身心俱疲。兹有此告:今日之前之旧约,将尽快清账。自今日始,请诸方君子,好我恤我,勿开尊口,以免尴尬。强我为文者,即是陷我害我,侮我辱我。有欲再三相强者,请自行下载本段文字使用可矣!----邱志杰 2006.7.6

长期征集关于国际机场的故事

为创作互动多媒体作品《国际机场共和国》,我向各位朋友征集你自己过着你所听说过的人们在各种国际机场的经历,所见,所遇,感触,奇闻轶事都可以。您的故事将有可能作为音频出现在多媒体作品中。欢迎直接提供你本人讲述的音频。可发我邮箱 
世界各地的国际机场,在一个国家的海关和另一个国家的海关之间,创造了一个本质上不属于任何国家的崭新的空间,同时,也在时区之间创造出一种新的时间经验。因此作者将这一空间与时间的独特存在命名为国际机场共和国。国际机场是面孔的盛宴,也是地方与全球经验、种族、文化、宗教、经济阶层相互混杂和交换的场所。它是个人的身份确认的场所,也是跨国公司进行商业竞赛的兵家必争之地。它是时尚的最大的窗口,也是孤独、团聚、等待、离别等永恒的人类情感重新发酵的场所。---邱志杰 2007.11

预览模式: 普通 | 列表

显/隐之间: 历年工作的内在脉络

邱志杰
  
    这本画册即将收录的是我从20岁到45岁之间二十五年的工作。从1992年在“后八九中国新艺术展”作为展览中最年轻的艺术家出现,在90年代中期的“媒体变革浪潮”中成为录像、摄影、装置领域的重要角色,到了90年代末“后感性”潮流中则成为组织者。2000 年之后,我的创作转向文化研究;2003年之后开始和教育结合;2007年之后开始大规模计划。表面上看“邱志杰”的创作主题,媒体方式都比较多样。曾经有人说我的个展像是三个艺术家的联展——这说明他们看得不够细。无我之我,化身千万,却存在着一以贯之的潜在线索。形象从杂乱的背景中的显现或隐藏、形象与背景之间的界限的消融或肯定,这是我的工作的核心命题。
    从空间角度入手时,这种“显/隐”关怀就表现为个体与群体的关系、物体与环境的关系。表现为迷彩、迷宫、镜箱等主题。从时间角度入手时,这种“显/隐”关怀就表现为记忆与失忆的斗争,生命的持存与过眼云烟的无常的力量之间的斗争。从文化和历史角度入手时,这种“显/隐”关怀就表现为个人意志与历史命运、身份与文化语境之间的博弈。
    我最早的作品《兰亭》和《大玻璃》都涉及到了这种形象的“显/隐”。著名的《纹身》摄影和《光书法》同样是形象如何消逝和如何从幽暗的背景中现身。录像装置《物》是从黑暗中显现万物,《指纹星球》和《光写姓名》则是如何从人海中记住必死者,与遗忘作斗争。我的平面作品,不管是九十年代中期的喷绘迷彩系列,还是《说文解字》书法,或是《倒写唐诗》录像书法,都是在处理这个“显现/消逝”的问题。直到2007年以后的《南京长江大桥计划》,“显/隐”这个哲理性的问题被高度历史化,获得了更具体的质感:如《我曾经七十二变》竹编装置和《细胞》竹编,也是形象如何从背景中涌出或消融。

查看更多...

分类:作品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548

尝试理解自己的工作


尝试理解自己的工作——访问邱志杰
访问者:刘畑
地点:中国美术学院,总体艺术工作室
关键词:空有,显隐,闲暇,灵感,创造力

查看更多...

分类:作品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830

十大学生腔(校对版)

到今年为止我在美术学院教书已经十二年了。十二年来,我见了本系、外系、本校、外校、国内、国外,各种学生习作、毕业创作,可谓无数。这过程中,难免一再见到面貌相似者,难免从感性层面,慢慢发觉:青年艺术家们经常有着某种套路。这种套路或面貌,有其必然性和合理性,其实还算属于学生作业中比较认真、比较抢眼者。但同时,这也是典型的青春写作的产物,明显有其不足,和当今伟大艺术家们的关怀与成就存在距离。这里,我试着把这些感性的积累分类,归纳为十大“学生腔”。我的用意不是嘲讽,而是希望逼得大家没有偷懒的路可以走。希望同学们从这里出发,勇敢的出走,追求更远大的目标和成就。

1,琥珀
年轻人误以为创作是自我表现,而年轻人拥有的经验大多数是青春故事和童年记忆。于是要自我表现,采集这些生活经验的碎片也就顺理成章。封存、储存、收纳、冻结各种杂七杂八的记忆,同时视觉上又可视,琥珀显然是理想的办法。用树脂、冰块代替道理一样。用抽屉装满记忆不加封闭,或者用蜡或者水泥封存杂物,视觉上只能见到局部,略逊一点,但基本路数一致。这些做法,是私人日记的一种碎片形式。它是另一种版本的Facebook上的“时间线”。这个时代每个人都活得理直气壮,每个人都觉得自己的生活值得记载下来,并热衷于暴露给观众,这种权利我不敢反对。但需要想一想的是为什么你的生活碎片是艺术而别人的不是?
这样的作品,每年各校毕业展上出产很均匀,产量保证在5件左右。有的年份撞邪,会高达二位数。

查看更多...

分类:文集 | 固定链接 | 评论: 2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2065

读书笔记:金庸古龙笔记

一,文字风格
最主要的差别是文字方面。古龙也有古典文学教养。但他的文字更喜欢分段落,典型的就是:
“风。
风很大。
大风之中驰来两骑……”

查看更多...

分类:文集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2404

历史所颁发的暂住证


    2002年《长征:一个行走中的视觉展示》活动中,我在昆明上河创库的一个展览中展出了张晓刚的一系列证件的扫描件:四川美院的学生证、工作证、结婚证、身份证、护照,等等。在每一种身份中,一个男人的面貌若即若离地配合着社会对身体的管制。而这一系列证件的最后一本,是花家地派出所授予这位伟大画家的暂住证。上面赫然印着“务工经商”。时至今日,在北京居住了二十年之后,我也一样拥有这样一本暂住证,和我的助手老王、大院的门卫老张一样,上面也是“务工经商”。
    北京并不总是高唱着欢迎你之歌,虽然我们从来不拿自己当外人。
    尽管有房租和沙尘暴,但北京还算宽厚,不管愿不愿意,它总是能藏污纳垢。不管它是舞台还是斗兽场,是迷宫还是怪兽,它粗糙但许诺奇遇。二环里面有胡同和儿化音,那是属于老舍的老北京;二环和三环之间,有深不可测的门卫和大院,那是属于王朔和姜文的新北京。四环内外两侧的高楼阴影间疲于奔命的白领和赖着不走的大学生们自称“北漂”,但是“北漂”这个因不稳定感而略含心酸且顾影自怜的词汇,似乎并不覆盖混迹于五环边上城乡结合部的蓬头垢面的人们。虽然都是“外来人口”,但是在“北漂”和“务工人员”之间,由知识和文凭构建了一个潜在的五环,虽然在物理上他们其实也经常互相镶嵌。就像在物理的五环之外,别墅区和建材市场,失去耕地的村庄和大学,饮食和口音互相镶嵌。
    在这个斑驳的拼图中,一个幽灵,一个叫做艺术家的幽灵,一直在北京游荡。他们注定要跨越环线和定义,出没于从二环到六环的广阔雾霾,像癌细胞一样不断转移。他们在没钱的时候就已经任性,时而潜伏在村庄,时而混迹于大学。经常因作品而求助于务工人员,转身要面对富豪和老外。用二十几年的时间,他们把片警和大妈的眼神,由警惕变成了宽容。这绝不是一个波西米亚人的巴黎故事的重新搬演,这是新的历史。在这个历史里,物质和信息正在融为一体,而城市和乡村、国家和国际、个人和群体、产业和阶级、中心和边缘都在暂时状态。在这样的历史里面,成功和失败的统一标准将连同节操一起破碎。揣在我们口袋中,甚至长在我们心里的这本暂住证,是由历史所颁发的。历史和北京一样总是匆忙而做工粗糙,并且也和北京一样有一个好胃口。

查看更多...

分类:文集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3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