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再现的对话



清清 说:
老邱,我前年到新都桥康定的时候,那里都被汉化的很厉害,除了康巴汉子的头还留长发,别的和汉人都差不多,而且很商业化,那些小镇也没什么特色,到处都有网吧.去年走阿里也是,那的小孩见人就要钱,藏民英语比中文好,当然热情的也是有的,真不比你那时候了,所以我想在我们方案的可行性上是不是要多考虑点呢
耕者有其田-照见五蕴皆空 说:
是,这个进程是不可避免的,连阿里都变,别的地方就更不用说了。但是我们的主要任务毕竟不是寻找世外桃源。不管他们变得多么现代,“再现”的问题总是存在的。他们对于过他们被画成什么样子总是会在意的。所以,不要抱旅游心态,而是以“再现”的研究为核心,才是对的。
清清 说:
条件还是很艰苦的,不过已经在造小型飞机场了呢
耕者有其田-照见五蕴皆空 说:
过阿里?93年我的时候,古格王国里面的文物还可以顺手牵羊,给看门的老头一箱啤酒,他就把整串钥匙交给你。还是扎达县宗教局派车,那时候的大学生很牛
清清 说:
恩,我暑假去的,最远到了古格回来的。我还去看干尸了,门票要100多了。,我一个人到拉萨然后结伴去的,认识的朋友到是不错,在拉里8天没洗澡呢
耕者有其田-照见五蕴皆空 说:
只能是以现代化进程自身作为观察对象:要好好得把过的经验用上。你既然以前去过,所以更容易超越初次到的旅游者心态。能够把注意力集中在要做的项目上面。
清清 说:
可是我们的角色是旅客,那他们变会以商人的眼光来看我们,如何才能进入到他们的圈子呢?当时我就想和他们交流,可是屡战屡败。
耕者有其田-照见五蕴皆空 说:
所以要带材料下,要带项目下,才能突破。到庙里面办画展,这样就把旅游者的身份偷换了。我们自己直接站到被观看者的位置上面。要刺破旅游陷阱,只有一个办法,进行主动观看,制造出对于他们来说全新的局面。
清清 说:
我想从宗教性入手,那的人非常信佛,就算是商人也是一样,可是有个有意思的想象就是那些喇叭白天是喇叭,晚上换了衣服就和平常人一样可以玩,还可以交女朋友,它开始职业化了。
耕者有其田-照见五蕴皆空 说:
要记住扣住“画”的手段来找突破点。现在的观察点很好,那么比如要求他们合作,画《喇嘛和他的女朋友》之类。
清清 说:
可是我有个疑惑就是我们的目的是为了帮他们再现,还是为我们自己再现。我们到底是现实主义还是批判揭示的呢?
耕者有其田-照见五蕴皆空 说:
目的是为了: 1:揭示过往至今的“再现”模式的局限性和意识形态基础。收集今天的被“再现者”对于过往所有的再现的意见。2,今天被再现者对再现的要求。3,今天的“再现”的条件而境遇。
清清 说:
晕了,让我好好理解一下。
耕者有其田-照见五蕴皆空 说:
现在遭遇还未有展开来,但是可以猜测,今天的再现一定是再现者和被再现者的共谋。再现的过程势必成为积极的互动,因此也可能不再是一种再现,而是一种互构。
清清 说:
有些明白了,所以我们作为最新的再现者就算要表达的东西被"被再现者"拒绝,这本身已经达到了一个再现的过程,他们的拒绝也是互构的一个结果。
耕者有其田-照见五蕴皆空 说:
更进一步说,很可能我们必须放弃再现的道路。而是从“使用”的角度重新解释整个藏族题材绘画史。过去的画家们来到这里,使用了这些资源,声称是再现。我们又来到这里,还是使用这些资源。区别在于,是不是粗暴地进行了“使用”。真正意义上的使用总是对于双方的有用。
清清 说:
可是以往画西藏题材是否比较重在展示呢,或是对没有去过那的人的一种叙述,否则怎么没听说过什么浙江题材之类的呀.他们也许并没有问过被再现者的意见,而我们是要去跟他们进行一种互通,是这样吗?
耕者有其田-照见五蕴皆空 说:
“展示”这个用词和“再现”大同小异。浙江题材也是有的,比如水乡。这里面涉及到什么是“入画”的。过往的再现者也不是全然不和对象沟通。但是,再现归根到底是不可能的。事实上发生的只会是服务于特定目的的使用。现在需要的是揭破再现的神话。
清清 说:
展示和再现的动机不一样,我觉得再现比较纯粹,展示有种炫耀的成分。
大棠, 说:
有什么纯粹,不要相信这个。
耕者有其田-照见五蕴皆空 说:
炫耀性的展示正是以某种程度的再现为前提的。但是掩盖了展示过程中的“使用”所进行的过滤作用。使再现的不可能性注定了展示的不可能性,这也是《国家地理》的不可能性。事先就准备用于公开发表的游记确实可能染上炫耀的毛病:炫奇。所以必须超越旅游,变成在一个特定现场中的行事。
清清 说:
那现实主义是为了再现而存在吗?
耕者有其田-照见五蕴皆空 说:
我个人认为,现实主义的理论基础是“再现”,批判现实主义的理论是“能动再现”。连自然主义的再现都是骗局的话,能动再现更加是以“揭示本质”的名义肆意地进行了不靠谱的“典型化”的工作。最后走向了现实主义精神的反面,尽管也许还保留着写实主义的技术。其实左翼的大众关怀和道德责任不见得一定要落在现实主义语言上面来承载,当然,也不一定要落在马列维奇他们所相信的至上主义上面来承载。现实关怀可以是参与进课题的历史进程。是为总体艺术。
清清 说:
恩,我记得当时在新都桥问过一个店老板一句藏语的意思,他居然已经不会藏语了
耕者有其田-照见五蕴皆空 说:
放弃了把一个地方的景观搬运到另一个地方---这样一种“再现”的教条,应该直接在一个具体的时空现场就地完成艺术经验。这也使现场艺术的精神----总体艺术化的现场艺术,作品发生在历史的现场。而过往的再现的历史,也构成我们的历史的现场。所以这是我们绝好的素材。
好啦,我要接着写书了。清清慢慢回味一下。我们明天在课堂上接着讨论。大堂,把这些对话发到论坛上吧。





文章来自: 本站原创
引用通告: 查看所有引用 | 我要引用此文章
Tags:
评论: 2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3604
  • 1
邱志杰 [2007-07-25 10:46 PM]
萧耳你说得很队,我也很有同感。我昨天还正好和学生说起,关于西藏的摄影确实比绘画更感动我。我完全同意。我还买了3张杨延康的西藏摄影挂在我的书房里呢。
[2007-07-25 10:01 PM]

     对话不错,邱时时提醒我们不要把自己降到游客的水平。不过就西藏来说,我还没有看到一幅画有好的西藏摄影的那种力量,画,不管是再现还是表现,感觉反倒把真实的西藏虚幻了,反倒是缺乏那种无言的力量感了,不知为什么,我更喜欢看摄影作品。
  • 1
发表评论
昵 称:
密 码: 游客发言不需要密码.
验证码: 验证码
内 容:
选 项:
虽然发表评论不用注册,但是为了保护您的发言权,建议您注册帐号.
字数限制 1000 字 | UBB代码 开启 | [img]标签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