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双年展策展笔记之16: 画地图


1,萨拉.马哈拉吉教授给我讲过一个杜尚的生活细节:杜尚是不使用整本的笔记本的。他的笔记都记在一些小纸片上,往盒子里面一放。时间长,盒子里面就装满了各种各样零碎的小纸片。这样,每当杜尚要重访这些笔记的时候,随手拿出来的经常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写下的别的想法,起码是要从很多中找出所要找的。这成了一套机制,确保他的思维逻辑不断地自我切断。这个办法其实就是写“达达诗”的办法,

2,杜尚是真的很勇敢,勇敢到了这样来谋杀自己的思维惯性。这当然就是自我修炼,是总体艺术。或者说,他一定觉察到自己有着太强的逻辑性,需要不断地把牌打乱,游戏才会好玩。

3,画概念地图这个行为比较像小朋友搭积木。先把东西往面前一摊,摆弄来摆弄去,有一些东西之间的关系慢慢就呈现出来了。有些关系是严格耦合的,有些是随意的,有些则好像别有用心。有些关系逻辑性很强,有因有果。比如山脉的走向,决定了河流的走向。河流的上游到下游,更是因果逻辑。河流是把时间布局在空间中。所以每一条河流都是博物馆。每一座山峰都是考古坑的负形。另有一些东西没有因果。只是呈现为你不得不接受的现状。

4,画地图介于逻辑和非逻辑之间。“神秘的不是世界怎样的,而是它竟然是这样的。”地图不是为了生产理解,而是为了生产知道。“知道”的意思就是明白前后左右是什么,明白道路在那里,路该怎么走。

5,画概念地图是直接造物。而不是用地图去再现一个已经定型的地形。因此,绘画中更多地被责任感所压迫。有时候,犹豫不决导致无法推进,是主要的工作障碍。这样画画更像是在没有路标的荒野上冒险。

6,这个地图同时是建造的蓝图。设计可以依靠直觉,但好的直觉要合乎道理。

7,地图覆盖到多大的范围,这始终是一个问题。真实的世界连绵不绝,总是有必要把画框再向外推出去。因此,画面内的东西与被切割掉的画框之外的东西的联系是值得被标注出来的。通常交通地图册会在页面边缘标注“下转xx页”。

8,地图总是可以更细。一直到最后变成一种俯视的超级照相写实绘画。但即使到那种程度,地图依然是符号性的。每一个图形“标注”了某种事物的存在,都是诉诸于概念系统的约定,而不是视错觉。

10,    我相信,人类的第一张绘画一定是一张地图:某原始人去打猎,他的同群的原始人给他画一张图:在河边的那一棵树下面有兔子窝。这一块石头可以藏身。但是要小心,这里是我挖的陷阱⋯⋯
我们今天觉得描述事物本身是一件事情。其实,一开初,我们是为了做好事情,才产生出描述事物的需要的。



文章来自: 本站原创
引用通告: 查看所有引用 | 我要引用此文章
Tags: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396
发表评论
昵 称:
密 码: 游客发言不需要密码.
验证码: 验证码
内 容:
选 项:
虽然发表评论不用注册,但是为了保护您的发言权,建议您注册帐号.
字数限制 1000 字 | UBB代码 开启 | [img]标签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