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散记 在日本想工艺问题


2月1日  京都-东京
京都,不经意来到三十三间堂,里面的佛给我深深的感动。1266年存到现在的大屋子,在京都遍地都是。这在一个不断革命的国家是不可能的。
给汤南南推荐奈保尔的三本书「幽暗的国度」、「百万叛乱的今天」等。对印度的叙事最要警惕小资化的瑜伽崇拜,那种看上去很文化的热爱,本质上是青年旅馆的香格里拉故事,完全无视贫民窟的残酷。印度的问题核心其实是:要不要控制人口。
想日本所谓茶道有感:闽南建筑工地,一壶四小盅一泡功夫茶,建筑工人师傅从竹脚手架爬下来,一口茶后转身上去干活。闽南旧有整套陶制茶柜,包含火炉茶具木炭,用来挑到田间地头泡茶的。这是真正的生活茶道。这些年来国人喝茶失了本意,这个变化里台湾影响很大,日本式装逼茶道的影响反而不那么直接。
爬上爬下之间,茶穿插在劳动中,是必须的事物。劳动因此成为工匠们之间有乐趣有交流的事,而不只是劳累和薪酬。
茶最基本的功能是解乏提神,不管对劳动者还是禅僧都是。劳累的人需要茶,和闲适本来无关。
就禅修给人的印象,也错了。禅定本是一套调息技术,用来控制心绪,以便由定生慧,这是需要勇猛精进地用功,是累人的事情,所以才需要喝茶解乏,绝不是为闲适的生活装点门面。
劳动劳累的人们发现了茶,用它来解渴提神解乏,需要它依赖它,离不开它,这才自然和动人。对我来说,这个基本的层面是最伟大的,比装逼型茶道的做作要酷多了。在它的基础上发展出雅致精细的用具和不同的加工和泡制讲究,都是要指向基本目标的。让茶叶给人身心带来的功能可以达到最大值。因此,后来发展出来的精致泡茶方法中,有的是合理提高茶的功效,例如制壶的技术、各种制茶方法的细分、为了运输而产生的包装技术,等等有的却是走向与"核心价值"无关的形式主义。
在形式主义的伪茶道中,喝茶这件事情脱离了生活本意,一味追求高级文化的表演性,只对于名义产生感觉,不对于物质发生反应。
日本茶道有很多贡献,例如保留粉茶、煮茶等模式等;台湾茶道也是,例如发明闻香杯,促进感觉的细腻化等。但是也有太多形式主义的东西冒出来,例如对身体动作的畸形推崇,仪式化的表演仅有一些促进集中注意力的功能,更多的则是杂耍化。

2月2日 东京
随众人步行到新宿,到处找可以买宫崎骏票的Lawson,改主意去迪斯尼,重新换地铁,辗转到舞浜。迪斯尼乐园,疯狂的赚钱机器,人类文化的毒瘤。表面的假的世界性之下暗中宣传美国文化。
迪斯尼乐园。在这里一切伟大和值得尊敬的文化都肤浅化,一切暴力都被美化,在幽灵和巫婆的形象中孕育绝对的敌人观和恶魔观,抹杀复杂性和粗糙的质地,只留下光滑平涂的表壳;省略游移敏感的笔触只留下概念的纯色;这里叫小孩接受灌输而不是独立思考。学会夸张而不是谨慎,学会固执于立场和判断而不是怀疑。学会按照指令喜爱和尖叫,而不是耐心。
大人假想了儿童需要,用刻板印象把儿童肤浅化。为把他们培养成头脑简单的消费者而进行早期教育。
这是民主表象下的独裁和愚民,狂欢后面的垄断和剥削,狄斯耐乐园最完美地诠释了什么叫景观,什么是消费符号。我对它的批评毫无创见,只是当邱家瓦说她不喜欢的时候,我感到巨大的欣慰。孩子还有救。
孩子们被带到这里来是无辜的,大人们身不由己地带孩子们来这里,某种程度上是因为恐惧:对于背叛主流的恐惧。害怕被排除在世界之外。
对呀,我们自己是反感的,但是担心小孩子离群太远。不过身临其境,才知道有多么不健康。世界上有很多好动画,提供微妙的雅致的造型和色彩,更开启孩子们的心灵。不象迪斯尼那么暴力。
所谓文化杂交只是题材上的,但是最伤害的是造型简化的方式、色彩组合、动态夸张的习惯,充满了暴力和庸俗,这套习惯到了那里都一样不会改变。园里提供的食物、播的音乐等等都如此。
离开铁架大棚市场出门后,在米奇花坛那里走右边出口,绕过米黄色的八角屋子靠右走,有个红砖色地面有树林的公园,我在这里抽烟。
还是辗转地铁回。瓦瓦在地铁上睡着了。一直抱着她换车。筋疲力尽。到高岛屋找到咖啡馆放下。她马上来劲,笑脸绯红,画了一张自己背书包上学的图。
隔壁就是通向东急。
东急Hands是一家专注手艺的店,每回来日本都要来这里找点感觉,这里有各种剖面和长度的木方木料,各种工具,我总忘不了10年前横滨美术馆的策展人天野太郎对我说到:日本是一个做东西的民族。

2月4日
东京艺术大学的锻铁工作坊,工具很美
上野,12年后重访东京艺术大学,铁,木,陶作坊,1903年就开始,早于包浩斯,深刻地根植于日本民艺传统。民艺运动对现代日本的品味太重要了!感谢柳宗悦。这次可惜没有时间访问柳的民艺馆。
是的,柳宗悦当年就很强调器物必须实用。中国现在问题是,所谓非物质文化遗产、工艺美术大师们,严重脱离实用,动不动就企图用竹编、象牙、刺绣弄出个清明上河图来,变成奇技淫巧。而放任实用领域被工业产品占领。

3月10日
致L:你疯了,日本的纸和笔都很差,中国虽然现在退步不如前,但还是比倭笔好很多。他们的墨还可以,号称保留唐法手工制造。不过你只是习字,也不用讲究墨。日本人到泾县偷艺,移栽草木,始终也做不出好纸。日本的毛笔,笔锋比较短,笔肚子比比较肥比较圆,写出来的线条变化小,但是比较容易控制,最容易写出那种霸道的不得了的,到处出毛刺的那种武士道书法。是的他们的书法家掺水写字,所以用这个。日本从唐朝学起,所以日本书法比较多飘逸和奔放,比较少凝重内敛。因为没有篆隶的根底。只懂夸张,只懂露,不知藏。但是这样一没有历史二没有好工具,他们在战后马上能推出井上有一这样的来自书法的艺术家,值得我们羞愧。




文章来自: 本站原创
引用通告: 查看所有引用 | 我要引用此文章
Tags:
评论: 1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662
  • 1
mengwaihan [2013-12-28 03:53 PM]
"在形式主义的伪茶道中,喝茶这件事情脱离了生活本意,一味追求高级文化的表演性,只对于名义产生感觉,不对于物质发生反应。"[handclap]

高手就是能把人家说不出来的感觉表达出来。厉害。
  • 1
发表评论
昵 称:
密 码: 游客发言不需要密码.
验证码: 验证码
内 容:
选 项:
虽然发表评论不用注册,但是为了保护您的发言权,建议您注册帐号.
字数限制 1000 字 | UBB代码 开启 | [img]标签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