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现场
从今日开始,拒绝为任何人写艺评文章。我写和艺术有关的文字,本意是澄清思想,自我求助。免得被伪批评家伪装成学术的胡说八道弄晕了脑子---至今也还是这一目的。不意近年以来,约为画册画展作文者渐多。四方亲朋,多处设局。强我所难,百口莫辞。分身乏术,身心俱疲。兹有此告:今日之前之旧约,将尽快清账。自今日始,请诸方君子,好我恤我,勿开尊口,以免尴尬。强我为文者,即是陷我害我,侮我辱我。有欲再三相强者,请自行下载本段文字使用可矣!----邱志杰 2006.7.6

长期征集关于国际机场的故事

为创作互动多媒体作品《国际机场共和国》,我向各位朋友征集你自己过着你所听说过的人们在各种国际机场的经历,所见,所遇,感触,奇闻轶事都可以。您的故事将有可能作为音频出现在多媒体作品中。欢迎直接提供你本人讲述的音频。可发我邮箱 
世界各地的国际机场,在一个国家的海关和另一个国家的海关之间,创造了一个本质上不属于任何国家的崭新的空间,同时,也在时区之间创造出一种新的时间经验。因此作者将这一空间与时间的独特存在命名为国际机场共和国。国际机场是面孔的盛宴,也是地方与全球经验、种族、文化、宗教、经济阶层相互混杂和交换的场所。它是个人的身份确认的场所,也是跨国公司进行商业竞赛的兵家必争之地。它是时尚的最大的窗口,也是孤独、团聚、等待、离别等永恒的人类情感重新发酵的场所。---邱志杰 2007.11

  • 1
预览模式: 普通 | 列表

天演:达汀顿日记



来到达汀顿之前的想象----达川,一个大自然的博物馆,树叶的博物馆----手艺----天演----所谓自然----要造一个世界----要调查研究,要在本质之处思考----一点点地推进----关键词----东方的地图----惟有天造草昧----等待互动----是耶非耶,化为迷彩-----后记:旅行就是人生的模具

查看更多...

分类:作品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5 | 查看次数: 12982

我不预测未来,但我期待

李振华和Barbara Pollock来访问。谈了几点:做艺术家事不需要外来的刺激的。内在的动力会激发你去工作。作策展人则像是治病,是现实中出了问题才去做点什么来调整和改变现实。
今天的市场热使年轻人不再相信革命了。以前,年轻人靠激进来引人注目,出名了再说---那个时候出名也不一定就有钱。现在的市场热导致了新的模式--也可以现有市场,因为有了市场,后来才出了名。这种模式不是我所喜欢的。
市场暂时还是好的。好艺术家是不会被市场毁掉的。能够被市场毁掉的艺术家本来也成不了什么大器。当然会有很多可上可下的人,一念之差判若云泥。我倒是希望市场热尽早过去。大家会把眼光重新放回到实验上来。带着更平稳的心态。
中国当前的实验起码在三个方向上还是可以做的:媒介上面是现场艺术的媒介实验,现场感的加强。这是目前最不商业性的工作。策展试验,特别是西方式的展览体制之外的长征、黄盒子这样的试验,将有助于养成真正对世界有建设性的艺术模式。涉及到社会重建的,真正的政治艺术,而不是表面性地使用政治图像和符号的社会性工作,展开对另类现代化道路的开掘的工作。我不预测未来,但我期待。
和他们一起到酒厂的阿拉里奥画廊看莱比锡艺术展。没有见到我期待中的力量。

查看更多...

分类:文集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16 | 查看次数: 4663

关于汉堡《前卫》事件的采访



系爰 我们全部的尊严就在于思想 说:
采访开始
耕者有其田-照见五蕴皆空 说:

查看更多...

分类:文集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13 | 查看次数: 4568

高士明:在无常-日常中的短暂停留




在无常-日常中的短暂停留
——对于邱志杰的一种解释

查看更多...

分类:文集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21 | 查看次数: 5938

在安养的60个小时,新安养八景

25日中午11点到达北京机场,回远洋天地的家中取了大相机和三角架,估计在韩国要拍照片的。再转身赶回机场,一算时间已经来不及了。打电话叫兰兰将去韩国的机票送到机场路上,停在路边等我。就在路边拿了票奔机场。没想到国航的飞机晚到,一直延迟到下午五点多才起飞。到汉城仁川机场的时候已经是8点了。坐大吧向安养而来,车上一直琢磨着要向韩国人借手机打电话给先期到达的刘田他们。但是这些韩国人,每个人都一直在发短信,始终也没有停下过,我也就始终也开不了口。一直到下车为止。
下车时完全摸不着头脑,只觉得到处明晃晃的都是灯箱。我也不知道该去那里,唯一有一个小翻译的电话号码。打了车,让司机给这个号码打电话,第一个司机将我赶下车来。第二个司机也是老大不情愿。和小翻译不断地打电话确认路线和目的地。临下车,除了车费问我多要了一千韩元的电话费。作为首尔的卫星城,安养比光州要发达的多,当然,人情也没有光州那么纯朴了。
我按照司机所指的方向进了JB Motel,上电梯上了7楼,电梯门一开,两个妇女坐在地上整理被褥之类。我用英语说找701,她们用韩语回答没有,当然是比划了半天才弄清楚了意思。我说找错地方了,对不起。退进电梯按了向下走的钮。电梯门关上的时候,却听见这两个女人用东北口音的中文说“这银找错地儿了吧”。不仅莞尔。
在旁边的一家旅馆7楼,径直走进702房间。孙凤清正在电脑前上网。隔壁是刘田和胡昀的房间。叶楠是今天下午刚到的。这样,这要在安养做事情的人员才陆续全部到期。
孙凤清和胡昀是21日从上海领事馆拿到签证,22日到达的。我、叶、刘三人22日在北京拿到签证,刘田23日到达韩国,我去了德国,叶楠留在北京处理宋庄艺术节画册的事情。他在25日中午两点到达安养。我在25日晚上10点和他们会师。

查看更多...

分类:文集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29 | 查看次数: 5105
  •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