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现场
从今日开始,拒绝为任何人写艺评文章。我写和艺术有关的文字,本意是澄清思想,自我求助。免得被伪批评家伪装成学术的胡说八道弄晕了脑子---至今也还是这一目的。不意近年以来,约为画册画展作文者渐多。四方亲朋,多处设局。强我所难,百口莫辞。分身乏术,身心俱疲。兹有此告:今日之前之旧约,将尽快清账。自今日始,请诸方君子,好我恤我,勿开尊口,以免尴尬。强我为文者,即是陷我害我,侮我辱我。有欲再三相强者,请自行下载本段文字使用可矣!----邱志杰 2006.7.6

长期征集关于国际机场的故事

为创作互动多媒体作品《国际机场共和国》,我向各位朋友征集你自己过着你所听说过的人们在各种国际机场的经历,所见,所遇,感触,奇闻轶事都可以。您的故事将有可能作为音频出现在多媒体作品中。欢迎直接提供你本人讲述的音频。可发我邮箱 
世界各地的国际机场,在一个国家的海关和另一个国家的海关之间,创造了一个本质上不属于任何国家的崭新的空间,同时,也在时区之间创造出一种新的时间经验。因此作者将这一空间与时间的独特存在命名为国际机场共和国。国际机场是面孔的盛宴,也是地方与全球经验、种族、文化、宗教、经济阶层相互混杂和交换的场所。它是个人的身份确认的场所,也是跨国公司进行商业竞赛的兵家必争之地。它是时尚的最大的窗口,也是孤独、团聚、等待、离别等永恒的人类情感重新发酵的场所。---邱志杰 2007.11

预览模式: 普通 | 列表

美国签证

申请美国签证是极少的、甚至是绝无仅有的会给我留下心理阴影的事情。
我第一次被拒签是2001年2月,那位签证官微笑着问:你是福建人呀?然后微笑着在我的护照上砸了一个拒签章。别的国家的大使馆,如果你的签证材料准备不充分,他们会把材料还给你,不会在你的护照上面留一个印记。不给签证就不给,干嘛污染我的护照呢?
第二次又去,这次我准备了很多画册,用来证明我的护照上面显示的我去过那么多国家确实是去参加艺术展览的,而不是一个蛇头。我来证明我真的是一个小有名气的艺术家。结果,不看画册还好,看了这些画册,那位先生说:作为一个艺术家,你在纽约发展显然比在北京更有吸引力,所以你极有可能不回来了。我说:我的创作离不开中国的。那位先生又说:你的房产证呢?没有?存款证明有吗?也没有?对不起,他又一次微笑着盖了一个拒签章。
拒签章就像《水浒》中刻在林冲和武松脸上的金印,也像霍麦《红字》里面的红色的“A”字。今后我每一次申请美国签证填表的时候都要坦白交待这一段历史。
我感到的屈辱感,比起使馆门口那些被喝来喝去的拿着托福成绩的学生们,根本算不了什么。

查看更多...

分类:文集 | 固定链接 | 评论: 1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1634

平安夜书法现场

中午一点到达杭州,随即打车到美院,没有进美院,进了南山路上的恒庐美术馆。王冬龄等都在忙乎招呼。我的一些学生已经在展厅里面帮着高士明张罗。两点,研讨会召开。
这是“平安夜书法现场”。平安夜我无所谓啦,对我来说这几天都是冬至。书法现场对我来说就是雅集,所以我得来。
研讨会上几乎每个人说话都要提到我,这叫我难为情。总的来说,他们把我当作现代艺术染指书法的代表,当作结合现代媒体、科技的一个极端,也就是从外部入侵的一股力量里面,却又是比较有自己人的情感的那一个。而他们自视为从内部往外走的。我却不这么想。我自视为书法的内部人。他们提现代书法,包括很多展出作品,都是我所不能同意的。我反而很坚持古代书法的规范的重要性,坚持文字认读作为书法的底线。坚决反对日本少字数派和书法绘画化的魔道。
然后书法的现场就是表演。主要的表演有四个:王冬龄在劈开的大树桩的截面上写“天行健……”,花俊用嘴吸掉桌子上一个酸奶写的“收”字,鲁大东像一个萨满一般嘴中哼唱,在鼓面上写“平安”,最后,我用光写人们的名字。
然后在恒庐吃饭,再次和许江提本科招生考试考书法的建议。还是有困难。

查看更多...

分类:文集 | 固定链接 | 评论: 2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5085

如此而已

杨诘昌和杨天娜来我工作室中看水泥墩子,诘昌问:有没有什么办法让人相信你这里面真的刻了字又覆盖了?能不能有种什么薄膜材料,夹在每一层中间,用X光可以看到里面有字?我说:我自管这么做便是,别人爱信不信。杨天娜说:对,要酷一点。
刻帖在中国由来已久,就算从大型的丛帖《淳化阁帖》算起,也有一千年了。古代中国并没有新闻出版署,出版物似乎也不需要事先申请书号。每个人都可以是知识的撰写者,编辑者和传播者。古来将手写的文字付之金石木版者,一则为了不朽,二则为了传播。当然不朽和传播从来都是受到管理的,印版可以禁毁,石刻的碑文也可以粗砂大石相磨砺。我用一层层的水泥刻帖,每层拓印数版之后,碑面很快就用新的水泥层覆盖。既自限传播也自我禁毁。摹刻上石和拓印,正如历史和生活中其他的事件,也是不可重现的。云烟过眼是真非幻,那些书写和印迹确实发生过。白云苍狗了无痕迹,那些书写和印迹只不过是确实发生过。如此而已。


分类:作品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4577

八个水泥墩子 都是乱码

第一个水泥墩子,每一层的内容是历代的革命口号,主要集中在经济思想。农耕社会,王朝兴衰,天下分合的核心要素是土地分配。革命兴起,从龙者大都因为被激动人心的口号所吸引,而革命口号的魅力总在于提倡平均主义。口号的杜撰者一呼百应,于是顺天承运,口号成就出新帝王。新朝既立,倘若有一套相对有效的土地制度,总能迎来几十年盛世。过个一两百年,土地慢慢又集中到了有钱人家里,又有人没地可种,吃不饱饭了。于是又会有人登高一呼,口号既出,又是一次应者云集,又是一次革命。这样的循环成为中国历史的周期性震荡,成为理想操弄人民的诀窍。在平均主义理想的循环中,唯一的一次显得例外的是邓小平的“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当然,在那句话后面还有“共同富裕”作为遥远的安慰。这些口号,是我从读中学的时候就熟记的了。游戏发生在书法史与意识形态历史的交集,有时候,当我书写起义者的口号,用的恰恰是当时的统治者的书法风格。
第二个水泥墩子,每一层的内容是历来中国人如何看待外来民族或文化的话语。从对于蛮夷的轻视到不得不的学习和防范,到主动的开放再到自信心的回归,这里也发生着循环反复。近代以来,话语所假设的对象主要是欧美基督教世界了,这也是公共知识。比较不被人注意的是,被近代以来的危机所催发的国族主义,暗暗地把“天下”偷换成了“国家”。
第三块水泥墩子,从追朔书法史的角度就容易操作得多。我选用的是自从维新派在19世纪末创办现代报刊以来的重要刊物的报头。直接临摹复制,用不着集字和推想设计。一方面,这些报头的内容其实就是中国现代化历史的关键词。另一方面,大众传媒虽然兴起了,用个人的手迹来为话语的权力加持的书法社会学传统却至今依然强大。梁启超、于右任、毛泽东到邓小平,一代代的精神领袖都在不同时代的报刊题头上留下了墨宝。最后一层是来自《娱乐画报》的“娱乐”两字,当然娱乐远非娱乐本身而已。
第四块水泥墩子,所以就出现了卡拉OK房的歌单。即使在卡拉OK这样的娱乐场所,每一代人都在强化着自己的意识形态认同。他们的保留节目拓印出公共历史的印痕,他们的冒险尝试和独特的点歌组合,勾画出个人趣味的空间。另一条线索则再次指回我们的集体无意识中的关键词:“时代”、“明天”、“月亮”和“梦”,当然还有永远都少不了的“爱”。在卡拉OK这样自恋的氛围之下,集体无意识垂帘听政,粉墨登场的是自以为纵欲的个人。
第五块水泥墩子,证明在特定的历史机缘下,某些本属个人化的话语,也可以成为一种公共记忆。这些话语可能生自某种完全个人化的情感和情境,由于个人的能量,也由于呼应了某种集体无意识,它们会成为关于某个历史的集体记忆。和前三块水泥墩子的正史有所不同,这是我们的心灵史的构成方式。这种公共的个人话语,有的其实只是一时的口语,却在时间中流传,像诅咒一般暗暗发酵。多年以后,当事实烟消云散,细节渐渐模糊,留给我们的也许只是这样一句话,夜深人静时会不经意地脱口而出。这样的心灵史,每个人都在组织着他自己的版本。

查看更多...

分类:作品 | 固定链接 | 评论: 1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5292

帝王早已腐烂,只有楠木香如故


《纪念碑》系列现在有8个水泥墩子。我不能保证自己今后还会不会再做第九个。
这个想法完全成形是在2000年。最早则来自我对于考古学的兴趣。从来我都喜欢看考古坑里的立面。也喜欢看地理书里面的不同地层的构造的剖面图。
当年厦门经济特区大开发,来了很多开山辟路的机械,一夜之间就把一个山头狠狠地劈下半边,形成几十丈高垂直裸露的山体。悬崖上常常可以看到很多被切掉半边的陶瓮嵌在土壁之中。那本是海边人家的衣冠冢,后来推行火化之后,重传统的人家也常把骨灰放在陶罐里再次土葬。无情的现代化经常会不经意也不多想,就把很多已经深埋的东西翻出来给人看。
像中国这样有历史的地方,哪一处不是层层叠叠地藏着秘密?要全都记起和辨出,那是考古学的狂妄。要全都忘记,那是无可奈何的气话。

查看更多...

分类:作品 | 固定链接 | 评论: 1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53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