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现场
从今日开始,拒绝为任何人写艺评文章。我写和艺术有关的文字,本意是澄清思想,自我求助。免得被伪批评家伪装成学术的胡说八道弄晕了脑子---至今也还是这一目的。不意近年以来,约为画册画展作文者渐多。四方亲朋,多处设局。强我所难,百口莫辞。分身乏术,身心俱疲。兹有此告:今日之前之旧约,将尽快清账。自今日始,请诸方君子,好我恤我,勿开尊口,以免尴尬。强我为文者,即是陷我害我,侮我辱我。有欲再三相强者,请自行下载本段文字使用可矣!----邱志杰 2006.7.6

长期征集关于国际机场的故事

为创作互动多媒体作品《国际机场共和国》,我向各位朋友征集你自己过着你所听说过的人们在各种国际机场的经历,所见,所遇,感触,奇闻轶事都可以。您的故事将有可能作为音频出现在多媒体作品中。欢迎直接提供你本人讲述的音频。可发我邮箱 
世界各地的国际机场,在一个国家的海关和另一个国家的海关之间,创造了一个本质上不属于任何国家的崭新的空间,同时,也在时区之间创造出一种新的时间经验。因此作者将这一空间与时间的独特存在命名为国际机场共和国。国际机场是面孔的盛宴,也是地方与全球经验、种族、文化、宗教、经济阶层相互混杂和交换的场所。它是个人的身份确认的场所,也是跨国公司进行商业竞赛的兵家必争之地。它是时尚的最大的窗口,也是孤独、团聚、等待、离别等永恒的人类情感重新发酵的场所。---邱志杰 2007.11

  • 1
预览模式: 普通 | 列表

日常生活形态不断地在演变,艺术态自身也相应地不断地以新的面目出现。自有艺术以来就没有一刻停止过。然而随处可见对于当代艺术的指责,其中最主要的一条罪状便是,当代艺术没有标准。
不幸,当代艺术中的反艺术和反艺术倾向也时时诱导人们这么想和这么说。连这个阵营中的某些从事者自己都这么说,人们更相信当代艺术确实是没有标准的了。这样一种话语还得到一些错觉的支持:一些当代艺术作品看上去似乎不需要特别艰深的所谓专业技术训练,会让一些人觉得“这个我也能做”。一些当代艺术的工作者确实不见的在专业院校长期学习过。这些因素都加剧了这种误解。
话语不等于事实,无标准的话语丛从事者的口中说出,经常是功利性的指向某种规范的过度僵化,更往往是一种反艺术话语习惯。在实践操作中,这件作品避那件作品更好,同一件作品这么做会比那么做更好,标准其实一直是明确的。人们业务是不可不再使用这些标准来做出判断----在作品发生的现场决定是否被它打动,在批评的文章里面决定是否叫一声好,在拍卖会上决定是否举牌子,这些时候,从 来没有人不使用某种标准。“这个我也能做”的狂妄在于过度把艺术创作的劳动量定义为技术性的操作,而没有把脑力劳动的强度、对具体的空间和时刻的敏感度计算在内。而这些东西恰恰是养成一个艺术家的时候,最需要花大量时间去训练的。

查看更多...

分类:文集 | 固定链接 | 评论: 2 | 引用: 20 | 查看次数: 5113

作为一种中间态势,艺术态势必要从左右两个领域借用资源。不是从日常生活和日常话语中引用材料,就是从癫狂的无意义的行为和话语中引用资源。通常情况下,又成为真实有效的艺术状态,需要对这两者加以适当的编辑和改造,推进到一个合适的点----这一点,我们在上面已经多次涉及。但是,一旦开始这种引用,就很难避免某些人在某些时候,完全不加改造地对上述两种资源进行不加改造的直接搬用。
直接从日常生活领域搬用事实,并直接宣称其为艺术,这就是泛艺术。
直接从无意义的领域里搬用材料来充当艺术,这就是反艺术。
泛艺术认为什么都是艺术。反艺术认为乱搞就是艺术,二者都把传统上不认为是艺术的东西带到艺术领域,或者把艺术领域的范围拓宽。典型的反艺术如达达运动,及其后代的翻版,各中各样的新达达运动。典型的泛艺术如所谓波普艺术,或者以现实主义的名义出现的自然主义思潮,或者激进主义的姿态出现的社会运动----如我们在某些女性主义艺术、环境保护艺术等等名目的社会运动中所经常看到的那样。再比如被广泛引用的波依斯的“人人都是艺术家”的宣言,也推论了这样一种泛艺术的姿态。

查看更多...

分类:文集 | 固定链接 | 评论: 1 | 引用: 9 | 查看次数: 7372

春分 雍和宫后墙


Tags: 摄影

分类:文集 | 固定链接 | 评论: 7 | 引用: 12 | 查看次数: 5450
从上两节的讨论我们可以看出,一个事物、或一个事态是不是能够被称之为是艺术态,并不是单值地由艺术家自己的主观愿望所决定的。它自身的状态、它与当时当地占据主导地位的常规模式之间的关系(----这种关系应该是一种适当的距离和联系:太近了则无法构成满足想象力的条件,太远了则无法对这种日常模式产生作用,并促成它的转型),决定了它是不是起到艺术所应该起到的作用。我对于总体艺术的两个定义:基于文化研究的艺术,和促进文化转型的艺术,两者缺一不可(这个定义也可以改写为:基于人的研究的艺术和促进人的进化的艺术)。
要有别于主流、常规的意识形态,我们就要进行文化研究,以便从主流意识形态的麻醉力中逃脱,获得差异性。要促成文化转型,我们就必须面对日常生活,回到日常生活,保持我们与这个主流意识形态的对话,才有机会改造它。我在过去十来年在艺术理论的写作上的论述,多侧重于维护艺术与日常之分,但我们也要建立与日常之连。
(艺术态与日常状态不能区分,把日常的表态、表情、宣传、代言、文化解释这些东西,误当作艺术的想象力的替用品,这是中国当代艺术界更多地曾经犯过的毛病。我曾经花了很多时间和这样的低级的错误作战。其实,这样的错误现在还经常在继续发生,但我们不能总是和这样低级的错误纠缠。所以我应该马上就开始讲述艺术应该和日常生活所发生的连接。有逻辑知识的人应该能够知道,先有所别,是能够有所关联的前提。如果一说和日常生活相联系,就听成是主张在直接指认日常生活碎片是艺术品----这样的误解,就由它去吧。)
能够独立于日常生活,恰恰是艺术活动能够具有反思能力,提出异议,因此而作用于日常生活的前提。而能够连接到日常生活,使日常生活发生质变,恰恰是我们维持工作热情的价值支撑所在。作品的出现必须具有一定的不合理性和非常规性,才成其为艺术作品。只有当这种不合理性被从精神病院偷渡出来(偷渡所需要的条件我们在上一节已经讨论过),潜入历史的现场,它才对历史生效,才具有了历史性。街上的神经病才会影响治安,精神病院里面的不会,精神病院里面的已经是主流社会的一分子了。
因此,作品必须要成为历史性的文化生产的一个环节。它在生产过程中,要参照当时当地的主流意识形态的文化生产的模式,为其提供否定性要素,因此,它也是这个文化生产过程的一部分。而它一旦被生产出来之后,必须以各种方式被放回历史现场,促成这个主流意识形态的转型,才能完成如它的自我实现。因此,总体艺术必定是具体的、历史的艺术,而不可能是抽象艺术。

查看更多...

分类:文集 | 固定链接 | 评论: 5 | 引用: 15 | 查看次数: 5198
  •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