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现场
从今日开始,拒绝为任何人写艺评文章。我写和艺术有关的文字,本意是澄清思想,自我求助。免得被伪批评家伪装成学术的胡说八道弄晕了脑子---至今也还是这一目的。不意近年以来,约为画册画展作文者渐多。四方亲朋,多处设局。强我所难,百口莫辞。分身乏术,身心俱疲。兹有此告:今日之前之旧约,将尽快清账。自今日始,请诸方君子,好我恤我,勿开尊口,以免尴尬。强我为文者,即是陷我害我,侮我辱我。有欲再三相强者,请自行下载本段文字使用可矣!----邱志杰 2006.7.6

长期征集关于国际机场的故事

为创作互动多媒体作品《国际机场共和国》,我向各位朋友征集你自己过着你所听说过的人们在各种国际机场的经历,所见,所遇,感触,奇闻轶事都可以。您的故事将有可能作为音频出现在多媒体作品中。欢迎直接提供你本人讲述的音频。可发我邮箱 
世界各地的国际机场,在一个国家的海关和另一个国家的海关之间,创造了一个本质上不属于任何国家的崭新的空间,同时,也在时区之间创造出一种新的时间经验。因此作者将这一空间与时间的独特存在命名为国际机场共和国。国际机场是面孔的盛宴,也是地方与全球经验、种族、文化、宗教、经济阶层相互混杂和交换的场所。它是个人的身份确认的场所,也是跨国公司进行商业竞赛的兵家必争之地。它是时尚的最大的窗口,也是孤独、团聚、等待、离别等永恒的人类情感重新发酵的场所。---邱志杰 2007.11

预览模式: 普通 | 列表

3.6  艺术态的保鲜期


当一种游戏的游戏空间饱和之后,人们会改造出更富有可能性的新游戏,在那里产生出的胜利者,新的传奇和故事。新游戏有可能完全淘汰老的游戏,也有可能和后者长期并存。只是在后者之中,人们寻求的不再是和艺术有关的感受----也就是我在上上一节所强调的焦虑感、惊奇感、发现感、苏醒感等等感受。在这些旧游戏中,人们获得的可能正好就是由熟悉感所引发的愉悦;事不关己所导致的轻松;与古老的价值相联系的价值感;等等。我们知道,强烈的艺术经验,总是直接诉诸观者的日常信念和习惯,观者不得不以真实的经验来与之应对,有时不得不调整固有的角度,甚至改变长期信赖的观点,这种经验经常不是令人舒坦的。
但是事实上,我们也继续在消费古典作品,在一些情况下,我们也有可能被古典作品所打动。
前面说过,我们消费标枪比赛、铁饼比赛这样的古典作品的时候,是在纪念古希腊奥林匹克运动。也就是说,我们是出于礼仪的需求在使用这些古典事物。古典艺术作品在后代的被的使用,也经常是因为这个理由。绝大多数来到敦煌欣赏敦煌壁画的观众,绝不是那些画出了敦煌壁画的画师们心目中的理想观众。今天的敦煌壁画打动今天的观众的状态,也和当年敦煌壁画打动当年的观者是的状态是大不相同的。同样,今天在卢浮宫里推挤拥搡着围观达芬奇的绘画的游客,也和达芬奇理想的观众大不相同。似乎古代艺术作品越有名气,就越难避免只是在古董的意义上被消费。我们在上海博物馆门口排队看国宝展,为的更多的是“亲眼”看到。就算是单独面对古典作品,我们也很难“纯粹地”把它们作为艺术品来加以经验。我们不知道自己心中的激动,在多大程度上是这些物品所引发艺术效果,又有多大程度是因为我们已经深知了它所拥有的多年的名望。看古董的情绪和看艺术品的情绪交织在一起,看古董的情绪败坏了看艺术品的情绪。越是内行的人可能越难于避免这样一种尴尬。
古典艺术品在当时一定深深地打动过当时的人,并因此被记载下来。这些作品在他们的时代带来了新的经验,而这些当时新的甚至是有争议的经验,今天已经成为我们的尝试的组成部分。它所起作用所依赖的条件今天已经不复存在。我们只要承认艺术作品时具有历史性的,就必须承认作品的有效期和有效范围是有限的,也就是说,艺术作品必定存在着保鲜期。保鲜期有长有短而已。保鲜期过去之后,人们在来到这些作品面前,就很难避免看古董的心态。

查看更多...

分类:文集 | 固定链接 | 评论: 2 | 引用: 10 | 查看次数: 4423

3.5  名利场逻辑


艺术领域的另一些内部变化是由竞赛的心态所引发的。竞赛的心态在艺术领域古已有之,并不是在“求新”成为一种价值标准之后才出现的。----先锋派的观念普及之后,整个艺术生产和艺术消费的循环中都产生了对于“新”的推崇:创作者以史无前例的热情寻找新的工作方式,而观众们不能够再犯在早期现代主义的历史上的几次丢脸的拒绝的错误,现在倾向于对于新鲜事物首先加以肯定。这种观念本身和19世纪以来的社会进化论的思想有关。晚近的批评者则提出这种对于“新”的推崇是“求新成癖”,他们认为“新不等于好”。----早在人们求新成癖之前,人们也求真实成癖,求匀称成癖。在真实的名义下,以和对象的肖似程度为指标,艺术家一样展开过疯狂的竞赛。
有人的地方就有竞赛,就有卡尔•波普尔所说的“情景逻辑”,或者贡布里希所说过的“名利场逻辑”。艺术家听命于内心的冲动和现实条件的制约,但是内心的冲动听命于他的价值标准,现实条件的制约决定了艺术家根据这种价值标准在选择应该做什么,不应该做什么。很大程度上,别的艺术家已经做过什么以及正在做什么也参与决定了一个艺术家怎么作。第一个在自己身上插了一根羽毛的人的人只是一个想要标新立异的骚货,第一天大家可能都说他是个疯子。可是很奇怪,第二天有一个人也插了一根羽毛,接着就人人都插羽毛了。一个人的标新立异就变成一个时代的风尚。过了一阵子插羽毛慢慢地显得不酷了,当有一个人很勇敢的不插羽毛了,他变成最酷的了,后来大家就都不插羽毛了。这就是“名利场逻辑”。当然,在名利场逻辑中,什么样的创新被认可为成功的创新,什么样的创新被认为是失败乱搞,是不是仅仅是尺度的问题?如果是尺度的问题。这样一个尺度的临界点有时什么,这是最值得从文化生产的角度来加以研究的。第一个插羽毛的人也可能被认为离经叛道,群殴至死,那就不会有模仿者,更不可能最终形成风尚。这里面有一个趣味的裁判所在控制。但是虽然有一个控制机制存在,名利场逻辑会不断地推动艺术生产化解中的生产者冒险创新,创新导致获益,特别在创新特别被宽容和鼓励的这个时代,文化艺术领域的创新的风险和它所可能获得的利益相比更小。名利场逻辑会不断的引发比赛。刺激艺术生产,刺激人类去干不可能干的事情,从而拓宽了我们的世界。
我们本来以为穿衣服只要这样穿就好了,我们所能追求的只是怎么把针线活做得更好,怎不织出更好的布料。我们只在这个层面上来展开竞赛。现在有一些人故意要标新立异,他们不参加织布和针线活的竞赛,他就开始用粉笔或电灯泡做一件衣服来穿,他们展开了另一场竞赛。而这样一种竞赛甚至于在一定的条件下就能够站的住脚,也和过去的竞赛一样检验了人类想象力的丰富程度。那我们就有了一种新的行业品种了。世界是在这种逻辑下不断的扩大的。一个小小的创意就引发了整个风尚,故意的标新立异成为文化生产的重要动力,这是文化生产发展到成熟时期的现象,创新意识成为一种生产力,这也是今天所谓创意产业的基础。
在时装、设计领域,甚至日常生活领域一点都不足为奇的事实描述,用来描述艺术现象的时候,却经常会很遭反感,虽然美术史上大量的创新,其实正是由于这样一种名利场逻辑。说到底,还是我们对于艺术的想法太过浪漫,把艺术和作者的内心情绪过分地相联系,并把这种联系上升到宗教高度了。

查看更多...

分类:文集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11 | 查看次数: 4771

3.4艺术演生的游戏空间论


为什么变化必然会发生?
假如大家憋住劲,脑子里别胡思乱想,对各种各样的影响和诱惑视而不见,就把水墨画或油画照着老样子画下去(今天不也有很多人就是这么做的吗?),有何不可呢?有没有可能呢?老实说,坚持画油画画水墨画,当然依然会带来很多快感,依然可以在其内部找到很多值得钻研的问题,并且在一定程度上满足人的想象力。有一种说法,说新的艺术形式之所以出现,是因为古代艺术大师的成就难于超越,所以只能去搞搞别的。这种说法很难避免有些不信邪的人,非要在钢丝绳上练成芭蕾舞来。今天的钻研古典写实主义技术的油画家和水墨画家们,有很多正是这样的不信邪的人。不信邪的人都是值得尊敬的人。但是这样的人却只是少数,大多数画油画和画水墨画的人,并不是以过去的大师们的方式在画油画和水墨画。更不用说我们这些不再只用画画作为工作方式的人了。我们作装置、搞行为、拍照片、拍录像、玩电脑,不断地尝试各种各样的媒体和方式。穷尽我们所能够拿到手的一切可能性,在既有的可能性之上还要进行杂交。从上面两级的讨论中我们知道,变化是具体的形态,不变的是艺术在每个具体时空中所扮演的职能。而且,只有当我们不断地改变具体的作法,才能够功能性的标准不变。具体的工作方式的变化,一方面是我们认为地区促成的,另一方面,也可以说是必然要发生的。
就外部因素而言,不同的政治、经济格局、科技进展等等,都会成为影响艺术家的工作方式的变量,这方面论述甚多,已经到了庸俗社会学的程度,无待多言。除此之外,最经常影响到艺术手法的改变的因素是文化交流。大到两个甚为不同的文化,小到邻近的两种区域文化,只要它们之间发生文化接触,必定互相影响。文化影响的结果不是一个文化消灭另一种文化,便是互相融合,而以后者居多。绝不存在两个文化在接触之后各自依然故我,各自照着原有轨道行进的案例。文化接触必然导致文化杂交,也必然随之带来艺术方式的种种变化。而自有人类以来,文化接触便无时不刻都在发生着,因此可以说,变化是必然的。困难的不在于在一个文化中看到艺术方式的变化,而在于从种种变化中看到不变的东西。
我想着重讨论的是内部因素。也就是说,即便没有政治、经济、科技和文化交流等种种外部因素的作用,一个艺术方式的系统内部它也必然会产生变化。艺术并不只是受影响的被动因素,它自身的变化本身也能够成为促动政治、经济和文化变化的主动因素。来自艺术体系内的变化的驱力,一方面和艺术本身对于可能性的寻求的特性有关,另一方面和艺术界内部的名利场逻辑有关。

查看更多...

分类:文集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19 | 查看次数: 6355

上一节说:艺术在不同时空中化身千万,但万变不离其宗,它在整个社会生活中的功能恒久不变。这种功能在当时时代的具体的个人身上引发的感觉其实也是相似的。也就是说,艺术经验是一种特定的经验。每个人应该都有被艺术品打动的经验,那么这种经验是什么呢?

陈天鹏:对我来说,艺术经验是一种“被闹钟叫醒的感觉”:当我们被闹钟叫醒的时候,我们开始听到的只是叫醒的那刹那的那声铃声,其实之前钟已经响了一段时间了。而那一刹那就是所谓的‘醒’。
答:“醒”’其实就是“启蒙”啊,将人从蒙昧迷糊的状态中唤醒,其实这就是我想表述的解放的感觉。被一个艺术品所打动的状态就是,你受到的限制被松绑,你开始乱看乱想,看以前不敢看的,想以前不敢想的,感受到以前不能感受的东西。最好的作品经常是这样的:你离开了那个展厅后,你看什么都是那个东西。你离开凡高的展厅,你看什么东西就全像凡高的画一样在动。我记得我和摄影家刘铮一起在纽约看古斯基的摄影展,我一走出来,就说:这座大楼,这个停车场拍出来也很棒啊。刘铮说:你完了,你的眼睛也古斯基化了。----好的作品就是这样,一看之下你获得了眼光重新去解释周围的世界。似乎周围世界中很多本来被压抑的东西被唤醒、被解放出来,焕发出它的本来内敛的光芒和力量。这就是所谓的解放的感觉。

查看更多...

分类:文集 | 固定链接 | 评论: 1 | 引用: 13 | 查看次数: 4764

小满 延安宝塔山

太阳黄经为60度。麦类等夏熟作物 灌浆乳熟,籽粒开始饱满但还不成熟。草木开始繁茂。
延安宝塔山,中国革命的图腾之一。塔是唐朝时建的,居然历经千年风霜和战争时的日本飞机轰炸而不倒。如今每逢重要节日,宝塔便被射灯打得通亮。4年前我第二次来延安,这里还很贫困。随着石油开发,现在宝塔山下已经高楼林立。半山腰有通讯天线,山脚下是走重型卡车的道路。当年滔滔延河水,现在虽是雨季,水流还是很小。延河边的铁栏杆上,被失意的恋人们划满了“我爱你”、“爱一个人为什么这么难?”之类的留言。

分类:作品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26 | 查看次数: 60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