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现场
从今日开始,拒绝为任何人写艺评文章。我写和艺术有关的文字,本意是澄清思想,自我求助。免得被伪批评家伪装成学术的胡说八道弄晕了脑子---至今也还是这一目的。不意近年以来,约为画册画展作文者渐多。四方亲朋,多处设局。强我所难,百口莫辞。分身乏术,身心俱疲。兹有此告:今日之前之旧约,将尽快清账。自今日始,请诸方君子,好我恤我,勿开尊口,以免尴尬。强我为文者,即是陷我害我,侮我辱我。有欲再三相强者,请自行下载本段文字使用可矣!----邱志杰 2006.7.6

长期征集关于国际机场的故事

为创作互动多媒体作品《国际机场共和国》,我向各位朋友征集你自己过着你所听说过的人们在各种国际机场的经历,所见,所遇,感触,奇闻轶事都可以。您的故事将有可能作为音频出现在多媒体作品中。欢迎直接提供你本人讲述的音频。可发我邮箱 
世界各地的国际机场,在一个国家的海关和另一个国家的海关之间,创造了一个本质上不属于任何国家的崭新的空间,同时,也在时区之间创造出一种新的时间经验。因此作者将这一空间与时间的独特存在命名为国际机场共和国。国际机场是面孔的盛宴,也是地方与全球经验、种族、文化、宗教、经济阶层相互混杂和交换的场所。它是个人的身份确认的场所,也是跨国公司进行商业竞赛的兵家必争之地。它是时尚的最大的窗口,也是孤独、团聚、等待、离别等永恒的人类情感重新发酵的场所。---邱志杰 2007.11

预览模式: 普通 | 列表

说说我的卫士


先是你是什么样的人,然后你选择什么样的车开。然后就反过来了,开什么车,会影响你成为什么样的人。车是会塑造人的。每辆车都有一个性格,主人要慢慢地理解它,等到理解了之后,他的气质就开始灌注在你的身上。
纯机械的路虎卫士,就像纯机械的莱卡相机一样,即使它旧了,老了,你也不会丢掉它。这就是有灵魂的商品了。

因为柴油车不让挂牌,国内不进口路虎卫士。弄进来了也挂不上牌。2005年12月,惠通陆华进口了12辆,都没有能挂上牌。这批车主也就是平时搁着,出门去越野时候,就专门往不需要车牌的山里招呼了。那天在什撒海吃饭停车时,一个哥们冲上来说:哥们你这车是哪一年的?我说是2004年底出厂的。他说,我也开这车---- 北京城开这车的人似乎互相都认识,除了我之外。他问:你这牌是套的吧?我说是真的。你的呢?他说没牌。一问,他就是05年底那12辆之一。

查看更多...

分类:文集 | 固定链接 | 评论: 2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5304

《不安分的架上画家》


把画面竖过来画是为了让黑、深灰、浅灰、白色这四种色块的每种,颜料的“屋漏痕”向不同方向滴淌。

《不安分的架上画家》两张画。一张是从画面伸出一些迷彩服的袖子。

查看更多...

分类:文集 | 固定链接 | 评论: 6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4099

《藏獒》和《狼图腾》


记得小时候读鲁迅先生的文章,说到有些人总喜欢感叹:“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国粹将无……”把对于当代世界的批判,描述成一种远古以来的伟大传统的丧失,同时又把美好未来的希望寄托为这种过去的精神的复兴。这样一种话语的习惯,在欧洲有文艺复兴的先例,在中国,更是长久以来的思维定式:在古希腊神话中,时代是由黄金时代、白银时代一直到黑铁时代一路堕落下来。而基督教兴起以来,欧洲的乌托邦思想在时间向度上总是向前看的。最美好的时代是千禧至福:共产主义社会、福山的历史的终结……总之,明天会更好,未来会更好。中国传统话语中的盛世和圣人总是处在过去。三皇五帝的时代是理想时代,当今的皇上干得好,大家就说他是当今尧舜。世道不好,大家就哀叹人心不古。某个人好,大家就说他古道热肠。总之,好景不再,一切逝去的时代都好。想要在当代有所作为,最好办法就呼唤某种据说古来就有的精神,是为“托古改制”。
《藏獒》和《狼图腾》都按照这种时间脉络来展开叙述,把历史进程描述为一种伟大精神的渐渐丧失。在前者,是藏獒的侠义精神的绝种,在后者那里,是草原狼的生存意志的萎缩。因为失去了这些,我们现代人的生活就变得很糟糕。这方面,两本书的论证逻辑是一致的,但是在结论上稍有不同:《藏獒》是不带呼吁色彩的,一个东西消失了,有些怅然,但是谁也没有办法,这就是历史,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这是一种悲剧精神,你只能用审美的态度来对待现实的悲剧。而《狼图腾》是希望有所作为的,于是这本书把狼图腾的沦丧,视为关系到整个中华民族生命力的大事情,这样的伟大意义,所以一定要大声疾呼狼图腾的复兴,不然未来可忧。这使整本《狼图腾》都不止是叙事,而更是一种论证。
既然是一种论证,读者难免就会不断地进入理性状态,在阅读的过程中不断地调动起自己的历史知识、逻辑能力来印证、来判断这些论证是否可靠。这就会不断地跳出作者安排好的叙事流程,而这种虚事本来就比较平缓,循序而进,并没有那么多吸引人非要读下去的诱因。这样一来,不断出现的论证,事实上非常伤害阅读快感。《狼图腾》的作者姜戎其实文笔很好,很多地方还不吝铺张地使用文学性的笔墨来描绘草原风景,写得倒也细致传神。但是写作策略上的失误使这不断闪现的好笔墨没能建构起动人的文学境界。两个知青在关于狼和羊、游牧民族与农耕民族的历史的谈话中不断地互相掉书袋,一听就知道是找个机会,作者有一肚子话要说给读者听,而不是这两个人在生活中真实的对话。我老派地继续相信着:作品是要在不知不觉中感染和打动人的,不是要靠道理来说服人。《天龙八部》有一个地方写到萧锋和萧远山一起扯开衣服,露出胸口的狼头文身,仰天发出狼嗥,那短短几笔煽动出来的狼图腾的力度,《狼图腾》厚厚的一本书也没有做到。读完《狼图腾》,我怎么也没有能对草原狼产生出什么爱惜与崇敬之情,同样,也没有被作者的道理说服。
姜戎的道理是:华夏民族的起源既是游牧部落,因此炎黄始祖便是崇拜狼图腾的,有着 “狼性”的民族。然而农耕会软化民族性格的,农耕生活培养了“羊性”。此后的历史便是匈奴、契丹、党项、蒙古、女真等“狼性”的民族与“羊性”的汉族的斗争史,而后者注定是被屠杀的对象。从草原狼中习得战略战术的成吉思汗蒙古大军横扫欧亚,便是狼性的成功表现。但狼性民族入主中原之后,便会被农耕生活软化,民族性格羊化。这样是历史上草原民族一次次的进攻,为中原输入“狼性”的血液。作者进而试图把这一叙述推广成世界历史的基本规律。因此,西欧、日本这样的航海民族被定义为草原狼更具有狼性的海洋狼。海洋狼的狼性大发,就比突厥、蒙古这类草原狼民族更厉害了,就成立主宰世界历史的力量了……最后,作者提出改造国民性的救国方案:中国的龙图腾本来就是从狼图腾中来的,应该尽快地把国民性改造为具有竞争性的、强悍进取、永不满足的性格, 释放出性格中本有的狼性。他提出的历史规律是:历史上,狼性和羊性获得平衡的时候,如汉唐、明朝初年是盛世,如果狼性太大于阳性,就是五代十国或者现代的文化大革命那样的乱世,而如果羊性大于狼性,像南宋、晚清,那就等着挨打了……

查看更多...

分类:文集 | 固定链接 | 评论: 2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4298

邱志杰:中国装置艺术越来越像工艺品



“我做装置通常是行为的遗迹”
美术焦点:您什么时候开始创作装置作品?
邱志杰:开始做装置大概是1990年,在浙江美院读书的时候。

查看更多...

分类:文集 | 固定链接 | 评论: 5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4948

关于宋庄艺术节的采访


采写/尚玉荣

“不要把艺术节变成宋庄艺术家的节日”
尚:您能说说参与宋庄艺术节的情况吗?

查看更多...

分类:文集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