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现场
从今日开始,拒绝为任何人写艺评文章。我写和艺术有关的文字,本意是澄清思想,自我求助。免得被伪批评家伪装成学术的胡说八道弄晕了脑子---至今也还是这一目的。不意近年以来,约为画册画展作文者渐多。四方亲朋,多处设局。强我所难,百口莫辞。分身乏术,身心俱疲。兹有此告:今日之前之旧约,将尽快清账。自今日始,请诸方君子,好我恤我,勿开尊口,以免尴尬。强我为文者,即是陷我害我,侮我辱我。有欲再三相强者,请自行下载本段文字使用可矣!----邱志杰 2006.7.6

长期征集关于国际机场的故事

为创作互动多媒体作品《国际机场共和国》,我向各位朋友征集你自己过着你所听说过的人们在各种国际机场的经历,所见,所遇,感触,奇闻轶事都可以。您的故事将有可能作为音频出现在多媒体作品中。欢迎直接提供你本人讲述的音频。可发我邮箱 
世界各地的国际机场,在一个国家的海关和另一个国家的海关之间,创造了一个本质上不属于任何国家的崭新的空间,同时,也在时区之间创造出一种新的时间经验。因此作者将这一空间与时间的独特存在命名为国际机场共和国。国际机场是面孔的盛宴,也是地方与全球经验、种族、文化、宗教、经济阶层相互混杂和交换的场所。它是个人的身份确认的场所,也是跨国公司进行商业竞赛的兵家必争之地。它是时尚的最大的窗口,也是孤独、团聚、等待、离别等永恒的人类情感重新发酵的场所。---邱志杰 2007.11

预览模式: 普通 | 列表

亢龙有悔乃隐身


2007年11月9日
到NYU见郑美玲,听其讲课。她在讨论何成瑶作品的时候集中在女性身份的问题。当老外们开始讨论那个德国艺术家在长城上作的垃圾人的时候,我要求发言说: 中国当代艺术家并不认为那是什么值得重视的东西。而且那个人破坏长征城砖的行为本身让我非常反感。
和王咏天见面,在苏荷的一个咖啡馆内谈我自己的作品和国内的情况。她想在伦敦某个印度人开的画廊里面策划关于中国艺术的展览,地方没有什么意思,但是展览的标题是好玩的。叫做Trust and Dare。在唐人街吃过午饭后到切尔希和盛识伊见面,与小闽三人一起逛了21街到26街的大画廊。这次看画廊远没有一月份自己看的时候那么细。只看豪门。在white box看了Performa的另一个项目,是一个声音艺术的现场表演,基本就是具体音乐那一套,用各种具体的物品来发出声音。等了很久才开始,结果小闽完成了对他们的最好的嘲讽:在一个声音艺术的现场里面睡着了。雨越下越大,打不着车,等我们企图赶到华盛顿广场公园何云昌表演的现场,已经来不及了。只好直接去饭馆。
今晚是索菲亚sheng的饭局,为了阿昌表演的结束和长征的到来。但其实这一天阿昌的表演很不顺利,他本人也很不爽。我了解到,因为大雨和寒冷,观众比较少,原定进行三四个小时的表演进行了一个半小时就收场了。阿昌好像是在水泥砖上写上麻将的符号,在露天,要邀请参与者和他搬动这些砖头玩麻将。阿昌要求全裸,警察不让。结果表演进行中警察果真出现了。上来警告:第一次;第二次警告, 这是第三次,如果你再不穿起来就要抓进去了……阿昌只好用一小块布把羞处遮住。茅为清为了帮阿昌进行下去,上去和警察调解,说你也参与进来一起玩嘛。警察说:我倒是会玩麻将,只不过我只在网络上玩。这时,旁边围观的一个黑人凑上来起哄说:我倒是很愿意参与,也愿意裸体,但是这位艺术家的那玩意儿那么小,而我的那话儿有这么大,这对比之下他也太惨了……

查看更多...

分类:文集 | 固定链接 | 评论: 5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7720

主义岂随国际转,问题曾与老黑谈

2007年11月14日
阴天,在下雨的威胁之下,在哈林区的政府大楼广场上举行华人和黑人理论家的理论研讨会。讨论的主题是从5年前长征下乡出发之前赵刚在哈琳和一些黑人艺术家开的一次会议出发的。当时那次会议是为了商量他们作为“哈林新社会主义现实主义画派”如何参加长征,派谁去,做什么。据赵刚说这些人还煞有介事地学习了英文版的毛选。当然,这个所谓的社会主义现实主义画派从来就没有存在过,这些讨论也就实际上不了了之。当我们考虑到可以在纽约做什么的时候,这个老的未遂项目就重新被提上了桌面。Performa的组织结构非常有助于实现,因为他 们是一个虚浮的组织机构,通过和各种各样具体的机构合作来实现具体的项目。这样我们能够通过哈林区的黑人艺术的中心Studio美术馆建立起和当地的黑人艺术圈的联系。讨论的话题从赵刚他们做过的讨论出发,事实上已经完全拓开了既有的事件。被设计成一个长征事件。

讨论所在的政府大楼广场是以黑人民权运动领袖亚当鲍威尔的名字命名,希拉里克林顿的办公室也就在附近。讨论时与一个简短的介绍,然后就是分成三组分别进行:我这一组是高千惠、我和另外两个黑人艺术家;卢杰和林荫庭和两个有名的黑人理论家一组;赵刚、大卫、《亚太艺术》杂志的马秀和工作室美术馆教育部门的Mori等人一组。每一组都是两三个黄人对两三个黑人。各组围着一个麦克风,大家抢着说话,谁离麦克风近,音箱里听到的就是谁的声音。广场上几乎是一片混响,有一些过往的黑人围观。
我的英语水平本来就像鸡巴一样,碰到感兴趣的就硬,碰到不感兴趣的就不行了。在这样嘈杂混响的背景下,听黑人口音的英语,基本上就完全废了。幸好高千惠照顾我,不时地塞给我几个我善于谈的话题,我就不管不顾地自古开讲,算是混过了这场。本来唐人街舞龙和街上到着走的表演是我此行的主要任务,这两个项目结束之后,这一场我给自己设定的角色是摄影师啦。结果原来预想中参与的华人理论家和艺术家像汪晖、李陀、巫鸿和徐冰都临时有事不能来,我给赶鸭子上架了。

查看更多...

分类:文集 | 固定链接 | 评论: 1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4128

唐人街里教父老,博览会上宵小多

2007年11月7日
大卫和我到唐人街的美国华人博物馆见这里的策展人南希,她领着走了政府允许舞龙表演的几条街和哥伦布公园的哥伦布庭。公园有一片开阔地,可以比较大幅度地耍开来,允许走的几条路却只能在人行道上进行,不能侵占到汽车走的主路上。人行道边还有很多摆出来的小摊,有的地方在人行道和主路之间有停车位,有的地方有水果摊。总的来说可以运动的空间是很小的,舞龙队在这一段只能很勉强的小规模摆动一下龙身。所需时间长短也很难估计,要取决于到时候的交通状况,行人和车辆的多少都会发生影响。
允许舞龙的路径太短,也没有经过唐人街的地标性景点,像林则徐雕像,北面就是长乐公会的会馆,还可以看到很多办绿卡的机构的广告牌,可以看到中国人的佛寺,就是很理想的地方。又或者孔子雕像,也是比较理想的地点。不过在911之后,能够在纽约申请到这样的街头行动的许可,已经是万幸了。

格伦布亚亭到是比较令我满意。亭子分两层,下面封闭式的,是当地华人学跳舞、小孩画画之类社区活动的地方,还放着张乒乓球桌。空间被分割之后就比较局促了。楼上的空间是开放式的。高度足于舞龙,上面粗大的木结构梁架也很好看。楼梯口的状况从下面看有舞台感,当舞龙队在公园里活动的时候,这里则是一个很理想的拍摄点。

查看更多...

分类:文集 | 固定链接 | 评论: 2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4011

一年一度秋风刮,纽约有客满三八

2007-11-3
一夜睡不着,早上急冲冲地收拾行李,和岳父同车开车到费家村,装上相机即到机场,托运迷彩飞机。办票的小姐问我这是什么。我心血来潮说是给小孩的玩具。一路上没怎么睡觉,一直在读越野杂志。
机场遇见徐冰,原来是同一架飞机。航程中徐冰来我的座位找我,聊了几句当代艺术的教学。飞机颠簸起来,只好各自回座位。后来去他的座位找了他几次,他都在昏睡。下午到达纽约。出关时,我想万一海关问起来,这么凶悍的一个迷彩花纹的战斗机造型,该怎么解释还真是个问题。说是艺术品,得和海关费半天口舌,没准还得可以重税。我恐怕还是得说是给小孩的玩具,美国文化是小孩中心主义,自己亲自动手给小孩做玩具这样的行为对于老美来说太伟大了,太任性了,简直是不可阻挡的理由。我自己想的周全,没想到过海关的时候,人家让我把大箱子过安检去,这个随意地用割开来的纸箱包装着的飞机模型,人看都不看就给过了。
住在卢杰、沈萌家的楼上一个公寓,是沈萌专门租的。这样很方便我们随时碰头开会,也用不着出去吃饭。遗憾的是我的电脑和这里的无线网络工作得很不顺利。可以搜索到几十个无线网络,其中免费的几个速度都很慢,有时候会慢到没办法看网页的程度。有一个沈萌有密码的安全网络,我却怎么也连不上去。这样每次要上网都只能到楼上来。
在楼下吃日本餐,又上楼来喝红酒吃龙虾。廖建行过来见面。

查看更多...

分类:文集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4194

梁超:冥想偶得一则


日喀则扎什伦布寺前的孩子们  2007


邱志杰在一件题为《合影》的作品中使用了一种影像暂留的摄影技术。一个人走到照相机前,稍事停留后离去,他们的影子留在了照相机的屏幕上,然后下一个人登场。等到作品完成时候,他们留下的影子形成了一张合照。

查看更多...

分类:文集 | 固定链接 | 评论: 6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55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