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现场
从今日开始,拒绝为任何人写艺评文章。我写和艺术有关的文字,本意是澄清思想,自我求助。免得被伪批评家伪装成学术的胡说八道弄晕了脑子---至今也还是这一目的。不意近年以来,约为画册画展作文者渐多。四方亲朋,多处设局。强我所难,百口莫辞。分身乏术,身心俱疲。兹有此告:今日之前之旧约,将尽快清账。自今日始,请诸方君子,好我恤我,勿开尊口,以免尴尬。强我为文者,即是陷我害我,侮我辱我。有欲再三相强者,请自行下载本段文字使用可矣!----邱志杰 2006.7.6

长期征集关于国际机场的故事

为创作互动多媒体作品《国际机场共和国》,我向各位朋友征集你自己过着你所听说过的人们在各种国际机场的经历,所见,所遇,感触,奇闻轶事都可以。您的故事将有可能作为音频出现在多媒体作品中。欢迎直接提供你本人讲述的音频。可发我邮箱 
世界各地的国际机场,在一个国家的海关和另一个国家的海关之间,创造了一个本质上不属于任何国家的崭新的空间,同时,也在时区之间创造出一种新的时间经验。因此作者将这一空间与时间的独特存在命名为国际机场共和国。国际机场是面孔的盛宴,也是地方与全球经验、种族、文化、宗教、经济阶层相互混杂和交换的场所。它是个人的身份确认的场所,也是跨国公司进行商业竞赛的兵家必争之地。它是时尚的最大的窗口,也是孤独、团聚、等待、离别等永恒的人类情感重新发酵的场所。---邱志杰 2007.11

  • 1
预览模式: 普通 | 列表

《东方学》和“向后殖民说再见”


作为下一届广州三年展的策展人团队,高士明、萨拉•马哈吉和张颂仁抛出“向后殖民说再见”作为学术话题,这为我们阅读赛义德的《东方学》提供了一个最生动的验证话语力量的工作现场。

萨拉•马哈吉说,当初他听到这个话题的时候首先感觉到的是震惊(surprise),而后这位温和睿智,学贯东西的学者,为何欣然接受邀请,加入这个策展团队,加入这个起初看起来有些轻浮的话语?

查看更多...

分类:文集 | 固定链接 | 评论: 11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6247

美术学院和它的假想敌



不管是Google或者百度一下《美术学院的历史》,出现的链接大多数是国内各大美术学院和美术学校的主页和校庆活动报道,这很是叫我吃惊。尼古拉斯•佩夫斯纳的著作在整个中文世界的知名度之低,和他在英文世界中的德高望重形成鲜明对照。作为《鹈鹕艺术史》(Pelican History of Art)和《英格兰建筑》系列丛书的创刊编辑,牛津、剑桥和伦敦大学的教授,佩夫斯纳早已被认为是20世纪最杰出的建筑里史学家、重要的艺术史家和建筑评论家。除了“白马设计学丛书”中 出的这一本《美术学院的历史》, 国内译介出的他的著作还有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所出的《反理性主义者与理性主义者》,同一家出版社所出的《《现代设计的先驱者》((从威廉•莫里斯到格罗皮乌斯)》;三联书店出的《现代建筑与设计的源泉》是范景中先生校对的----后者无疑因装帧时尚、出于名门而影响最大。而这本质朴的《美术学院的历史》,更少大众读物的表面色彩,事实上在作者的社会艺术史的思想体系中具有示范性的个案价值。设想它不是在2004年底才在中文世界中第一次出版,而是在八十年代和贡布里希的一系列著作一起被引介进来,那它的影响将不可同日而语。
和贡布里希一样,这些来自德语世界的逻辑训练又最终在英语世界以个案研究取得成就的学者,经常有一个共同点:一方面不满足于简单地对审美成就分门别类,进行资料罗列式的历史编撰学,而试图根据艺术家与周围世界的关系变迁来呈现出历史的内在机制;另一方面,却又对于历史决定论的宏观叙事一直心怀警惕,小心翼翼地不要把决定性力量归结为某一种要素,特别是不要夸大某一种要素在不同时期和地域的普遍作用。“对社会生活、特殊宗教信仰与艺术之间的关系的说明,其意图并非在于暗示因果性联系……社会体制并非是宗教和艺术的原因。在此例中,主要是民族性格中相对恒常的要素造就了资产阶级共和国,造就了加尔文教派和艺术中的此种风格。”
作者在此讨论的是荷兰为何没有在伦勃朗时代出现法国式的美术学院。在讨论了社会、经济和宗教原因之后他提出了民族性格要素---- 但是值得注意的是这句“在此例中”----在这里是民族性格,在另为一例中可能就是别的要素。这是我们在国内的艺术批评写作中不经常看到的警觉性:找到了原因,但并不是急于把这个原因夸大为所有别的例子的相同原因。这是他们的社会艺术史和历史决定论的历史写作的重大区别,致力于凸现出每个特定时期、地域、风格或者民族的独一无二性,承认它是受到影响的,但不是急于将现象纳入中一劳永逸的解释框架。在历史中更多地看到的应该是差异,而不是急于宣称找到了历史的共性。

查看更多...

分类:文集 | 固定链接 | 评论: 3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5881

前驱后顾须无我,左倒右倾皆有情

2007年11月11日  
赶到华美协进社美术馆的时候,我们其实已经迟到了,不过观众更加迟到,我和卢杰甚至还有时间在楼下抽一根烟。卢杰这个表演性人格发作,倒着走,测试了走完两条大道至今所需要的时间是三分钟。
华美协进社本来是专门研究中国古代文物的机构。去年巫鸿在这里策划了《书》的展览,选了老蔡、洪浩、王晋等人的作品参展,算是他们开始介入当代艺术。年初我来纽余额,刚好赶上田菲雨在这里做四个连续讲座,其中一个讲座讲到我,我还出席了。然后他们的馆长海蔚蓝大姐请我吃法国大餐,谈话主题是请我把在这个展览上展出的作品捐赠给他们。我的作品时根据他们的楼梯口的空间专门修改尺寸做的书架,只是电脑喷绘的图片,实在没有什么永久收藏的价值,我当然是一口答应。今天又来,看到自己的书架还在墙上贴着,倒是很过瘾。
今天的计划是在华美协进社做长征讲座和工作坊,由卢杰、我、英格甘特主讲,忽悠大家上街游行。然后大家倒退着游行,从第65街出发,走到第53街的纽约现代艺术馆,穿过MoMa的大堂,从第52街出来,再走10个街口,在时代广场结束。
过去华美协进社的学术活动通常都是古文物鉴赏之类,来参与活动的通常会是些老帮菜。我和卢杰对于这帮人会不会很酷地和我们一起上街闹事,心里并不是很有底。

查看更多...

分类:作品 | 固定链接 | 评论: 2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4291
  •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