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现场
从今日开始,拒绝为任何人写艺评文章。我写和艺术有关的文字,本意是澄清思想,自我求助。免得被伪批评家伪装成学术的胡说八道弄晕了脑子---至今也还是这一目的。不意近年以来,约为画册画展作文者渐多。四方亲朋,多处设局。强我所难,百口莫辞。分身乏术,身心俱疲。兹有此告:今日之前之旧约,将尽快清账。自今日始,请诸方君子,好我恤我,勿开尊口,以免尴尬。强我为文者,即是陷我害我,侮我辱我。有欲再三相强者,请自行下载本段文字使用可矣!----邱志杰 2006.7.6

长期征集关于国际机场的故事

为创作互动多媒体作品《国际机场共和国》,我向各位朋友征集你自己过着你所听说过的人们在各种国际机场的经历,所见,所遇,感触,奇闻轶事都可以。您的故事将有可能作为音频出现在多媒体作品中。欢迎直接提供你本人讲述的音频。可发我邮箱 
世界各地的国际机场,在一个国家的海关和另一个国家的海关之间,创造了一个本质上不属于任何国家的崭新的空间,同时,也在时区之间创造出一种新的时间经验。因此作者将这一空间与时间的独特存在命名为国际机场共和国。国际机场是面孔的盛宴,也是地方与全球经验、种族、文化、宗教、经济阶层相互混杂和交换的场所。它是个人的身份确认的场所,也是跨国公司进行商业竞赛的兵家必争之地。它是时尚的最大的窗口,也是孤独、团聚、等待、离别等永恒的人类情感重新发酵的场所。---邱志杰 2007.11

  • 1
预览模式: 普通 | 列表

重新审视波伊斯


在1980年的名文之后,20年后,在一个研讨会上,本雅明•布克罗又发表了一篇《重新审视波伊斯》来检讨自己当年激烈的攻击,并且发表了新的看法。这一次,他似乎采用了一种新的叙述框架,他不得不尊重吉恩•雷的关于波伊斯艺术和奥斯威辛大屠杀之间的关系的更深入的研究成果,把他的叙述置于这样一个新的框架中来面对波伊斯。他显得平静了一点,但他的叙述依然是有漏洞的。
我将先对本雅明•布克罗新文章概括出要点:
1,文章先从大屠杀研究,或者说“创伤研究”开始,在阿多诺和汉娜阿伦特的著作发表之后, 一切关于前卫艺术的的话语、文化史和文化生产的话语都面临着一个临界点,一个转折。大屠杀历史表明了现代主义运动失败了:蒙德里安和阿尔伯斯,都没能对甚至于直接伤害到他们自身的肉身的法西斯主义的巨额其做出过反应或进行过反思,在战后也没有因此改变自己的艺术道路。而波伊斯的出现,也同样必须被放在这样一个大屠杀语境中来讨论。

查看更多...

分类:文集 | 固定链接 | 评论: 3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4279

两种幼儿园

浙江义乌佛堂镇
    传统中国以家庭作为整个整个社会的基本单元,孝道成为整个社会的伦理基础。四世同堂子孙绕膝是普遍认同的理想,而家庭承担了生产、生殖、教育、宗教、司法、安全保障和文化娱乐的几乎所有职能。49 年后的集体劳动使家庭逐步与生产职能分离,生产、工作场所与家庭的分离使父母亲不再有足够的时间和空间来亲自完成对子女的教育,于是,家庭的幼儿教育功能不得不被移交给公共系统。这是今天幼儿园存在的第一个前提。

  影响到今天中国的幼儿园的第二个语境同样众所周知:七十年代未中国开始推行计划生育政策,导致大量政策性独生子女家庭的出现。这使一个儿童所要满足的教育期待空前增强。《闯关东》中的老朱家三个儿子各自独当一面,而今天,对这三个孩子的要求回叠加在同一个孩子身上。“望子成龙”的欲望空前膨胀。这两个语境造就出两种幼儿园:作为父母工作时间中的寄放场所的幼儿园,和作为教育机器的幼儿园。

查看更多...

分类:文集 | 固定链接 | 评论: 2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4322
2005年5月22日 李强 钟陈珂 王成伟 应邀再次来到杭州市殡仪馆对化妆师B教授进行访问。这次我们是有备而来,准备得比较全面,并且得到了B教授的大力支持,我们对化妆师给死者化妆的过程进行了纪录。

这是一具刚刚送来的死者,我们有幸拍下了这个过程,这位死者是因为工伤而死的.据了解死者得致命伤是在胸腔部位,是五脏被震裂而死的.目前你看到的图片是化妆师对死者的简要化妆,因为死者家属还未到,化妆师不好再往下进行,要等死者家属来进行进一步的商议后才可.

以下是我们对这位化妆师的对话整理:

查看更多...

分类:文集 | 固定链接 | 评论: 3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7261

李强 关于杭州殡仪馆化妆师的访问

2005年5月19日上午11时李强 钟陈柯 王成伟一同来到杭州市殡仪馆考察,一到殡仪馆门口,有些透不过气来。
“找个铁饭碗,在这里工作真是想给自己一个挑战……”

录音整理:找化妆师途中的询问——
“这里有一个姓B的化妆师,我知道他去美院进修过,他比较全面的,搞化妆的要学雕塑,比如耳朵没了,他要雕只耳朵出来,头没了,他就要看照片雕刻一个头出来,要跟他自己本人像的,他都会搞,一般他们用的材料一般是橡皮泥,全部都要搞得很像的,他都会搞。化妆师还要懂得心理学,素描,还要会雕刻,一般化妆师时不行的,他会,所以他是专家,他有证书的。他自己也是本科的。”

查看更多...

分类:文集 | 固定链接 | 评论: 4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8665

为Art Forum杂志所写的Top Ten

Top Ten

1  博伊斯最后的演说
1986年,约瑟夫•波伊斯临死之前十天在德国杜伊斯堡市接收连姆布鲁克奖,发表一个演说,讲述了连姆布鲁克对他本人的启发:不仅是从空间上来理解雕塑的概念,而是把精神力量当作雕塑的塑造的根本力量。并且把这种塑造作用连接到政治的革新、社会进化的更广阔的观念。这种总体艺术理念的影响已经众所周知,使我感兴趣的是这里发生的观念的传递和延续的想法。博伊斯把两个个人的人生视为一种想法传递的载体,建构起一种个人和整个人类的紧密关系。1989年底我第一次读到这篇演讲,帮助我从一次巨大的社会创伤,同时也是个人的创伤中得到修复。

查看更多...

分类:文集 | 固定链接 | 评论: 1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5227
  •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