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现场
从今日开始,拒绝为任何人写艺评文章。我写和艺术有关的文字,本意是澄清思想,自我求助。免得被伪批评家伪装成学术的胡说八道弄晕了脑子---至今也还是这一目的。不意近年以来,约为画册画展作文者渐多。四方亲朋,多处设局。强我所难,百口莫辞。分身乏术,身心俱疲。兹有此告:今日之前之旧约,将尽快清账。自今日始,请诸方君子,好我恤我,勿开尊口,以免尴尬。强我为文者,即是陷我害我,侮我辱我。有欲再三相强者,请自行下载本段文字使用可矣!----邱志杰 2006.7.6

长期征集关于国际机场的故事

为创作互动多媒体作品《国际机场共和国》,我向各位朋友征集你自己过着你所听说过的人们在各种国际机场的经历,所见,所遇,感触,奇闻轶事都可以。您的故事将有可能作为音频出现在多媒体作品中。欢迎直接提供你本人讲述的音频。可发我邮箱 
世界各地的国际机场,在一个国家的海关和另一个国家的海关之间,创造了一个本质上不属于任何国家的崭新的空间,同时,也在时区之间创造出一种新的时间经验。因此作者将这一空间与时间的独特存在命名为国际机场共和国。国际机场是面孔的盛宴,也是地方与全球经验、种族、文化、宗教、经济阶层相互混杂和交换的场所。它是个人的身份确认的场所,也是跨国公司进行商业竞赛的兵家必争之地。它是时尚的最大的窗口,也是孤独、团聚、等待、离别等永恒的人类情感重新发酵的场所。---邱志杰 2007.11

预览模式: 普通 | 列表
3月4日
早上和高吃过早饭,彻夜长谈之后,两人居然都早早醒了。高感慨了一番命苦。
我坐上十点的车来南京,一路还好睡了一下。海波的美术馆的助手已经帮我订下房间。到酒店房间里安顿好,我开始理了一下思路,找到陈思的电话,给他打电话。电话中的陈思口音很重,但是很热情。没有我一开始所担心的拒绝。他这样一个专门救自杀者的人,整天和陌生人打交道,而且一打交道就是掏心窝子的话,我想他本来就得是一个开放的人,就算本来不是,这几年救人的工作做下来,也得变成这么一个人。

陈思说,下午就见面,但是他离不开,有一个刚刚救下来的人需要他陪。我打了一个车到气象学院去见他。司机很不愿意去江北,主要是因为长江大桥上堵车,他说,一听说过长江大桥就绝望。我让他走2桥,他还是上了大桥,说,走大桥只要50块钱,南京的出租等候和缓行都不另外价钱的,走2桥绕行就变成150了,他于心不忍。我看此人人好,就说那我包你的车,他却说不行,7点必须回来交班。车经过大桥,幸好只是有点堵。阳光下的雕塑、红旗,和雾中显然很不一样。我不知道这个天气对自杀者的心态会有什么样的影响。对于一念之差的人来说,糟糕的天气应该是更厉害的诱发因素,但是对于死意已决的人来说,没准灿烂阳光在他眼里也是苍白的。

查看更多...

分类:作品 | 固定链接 | 评论: 1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2237
共计完成石版画10张,铜版画4张,纸雕的纸模初步成型。平均两天一张画。而且是极耗时的版画。最可贵的是,在版画工作室,我不断地回忆起在浙美版画系读书时的感觉。找回学生时代的感觉,这种事情应该时常让它发生。

2007年1月12日。和Y讨论这些画。Y说:应该更酷一点,更哲学,更生物学,更数学。我说,其实应该是更思维一点,绘画本身就是一个行走。但是,版画的谋而后动的特点,怎么来适应这种涂涂改改的思维方式的绘画呢?

2007年1月13日下午,完成《天下》系列之一《盘踞》的草图。

查看更多...

分类:作品 | 固定链接 | 评论: 1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2239
和助手们讲解大桥系列和南京系列。他们很快就给出各种建议。最后建议我再作四张铜版,作为复数印刷品。石版作为单版多色版画。大桥列以造纸为主,加一点丝网,作单数版画。于是,又急着开始构想四张铜版画的构思。到了晚上,四张都有想法了。
这样也好,助手们的要求也就是抬了版画院的要求,在这样的要求之下,我多出了这四张铜版,一方面是把除了木刻之外的版种全面温习了一下。只是丝网的效果比较轻浮,不适合大桥的气息。但是只有它不会破坏纸张的凹凸感。还得在想想办法。
另一方面,也使我自己找到了更深一层的概念里面的结构。考虑这四张铜版的时候,因为和大桥有关的想法已经出现在大张的造纸系列里,和南京这座城市有关的意象在石板画的系列里—这部分是很有意地这样做的。比如,假山石切割的装置和莫愁湖的关系。

现在,这个系列的铜版成了一种任务。这个任务逼着我去找在南京这个城市还有什么可以找的。那就是从南京出发我会联想到哪里:和杭州的比较,其实建都在南京的朝廷也常常是失败的,为什么建在杭州大家就说是偏安?就因为长江是全国流域性的大河,就因为地势上的原因,所谓龙蟠虎踞?

查看更多...

分类:作品 | 固定链接 | 评论: 4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2491
今天由他们陪着看了版画院的设备。这里号称最高级的做版画的地方,版画方面主要是能做大的。有一台最大的印刷机,可以印两米三米的大画,别的都和我所知道得差不多。我自己本科是学版画的,在这里所见的一切都是慢慢地勾起回忆的过程。看了以前的艺术家做的东西,有些完全就是利用了一点点版画要素,做的完全是没有关系的东西。有个日本摄影家就是把自己的照片拿过来,在上面用丝网压印了一个符号;有个女艺术家在石板画上面用线绣图案,已经在这里绣了半年了。版画院本身是很宽容的,相比之下科班出身的我倒是有点原教旨主义了。

下午就在工作室中构思我可以在这里做的东西。慢慢地整理了自己的思路。我对于南京长江大桥项目已经有一些构想,有行为性质的,有装置性质的,但是,真正的创作一定是要在调查展开之后才能有惊险的想法出来。我把现在这个阶段的叫做“早期造型”,就是开始用一些图形来为自己铺垫一个工作的环境。既是早期想象的图像化,也是要为此后的工作勾画一张地形图。本来我现在应该就着手开始在南京工作,但是这个早就答应的版画工作坊一推再推,也不能不来。那么就用这一个月来为整个计划做一个早期造型。

目前,有一批意象是关于南京这座城市的。准备以石版水墨为主。有一批直接和自杀者这个意象有关的,准备更多地用造纸的办法来探究。

查看更多...

分类:作品 | 固定链接 | 评论: 1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2440
当爱烟消云散2008-1-6  



中午抵达南京,打车到北京西路,车上和司机聊天,聊司机在机场等航班的事情,司机总归要抱怨一下地方政府的,说是大家都呼吁本地出租车过机场路不要收费,政府开会讨论南京长江大桥堵车的问题,结果大家谈的都是机场路收费的问题。趁机问自杀的事情。

查看更多...

分类:作品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25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