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现场
从今日开始,拒绝为任何人写艺评文章。我写和艺术有关的文字,本意是澄清思想,自我求助。免得被伪批评家伪装成学术的胡说八道弄晕了脑子---至今也还是这一目的。不意近年以来,约为画册画展作文者渐多。四方亲朋,多处设局。强我所难,百口莫辞。分身乏术,身心俱疲。兹有此告:今日之前之旧约,将尽快清账。自今日始,请诸方君子,好我恤我,勿开尊口,以免尴尬。强我为文者,即是陷我害我,侮我辱我。有欲再三相强者,请自行下载本段文字使用可矣!----邱志杰 2006.7.6

长期征集关于国际机场的故事

为创作互动多媒体作品《国际机场共和国》,我向各位朋友征集你自己过着你所听说过的人们在各种国际机场的经历,所见,所遇,感触,奇闻轶事都可以。您的故事将有可能作为音频出现在多媒体作品中。欢迎直接提供你本人讲述的音频。可发我邮箱 
世界各地的国际机场,在一个国家的海关和另一个国家的海关之间,创造了一个本质上不属于任何国家的崭新的空间,同时,也在时区之间创造出一种新的时间经验。因此作者将这一空间与时间的独特存在命名为国际机场共和国。国际机场是面孔的盛宴,也是地方与全球经验、种族、文化、宗教、经济阶层相互混杂和交换的场所。它是个人的身份确认的场所,也是跨国公司进行商业竞赛的兵家必争之地。它是时尚的最大的窗口,也是孤独、团聚、等待、离别等永恒的人类情感重新发酵的场所。---邱志杰 2007.11

预览模式: 普通 | 列表

氧气生活的问题

1.    用艺术来对自杀未遂者实施心理干预,你觉得这更多的是一个理性运作的机制,还是偏于你个人的行为艺术?
这个回答可以是:都是。但是,更准确地思考是:理性的运作机制和个人的艺术行为,这两者之间并不是对立的,不应该在他们之间进行非此即彼的选择。对于存在心理问题的人群进行心理干预,艺术只是其中一种有限的方法,但是这种方法的效果也是其他的方法所完全不能取代的。对于艺术的这种可能性的敞开,本身就是一个理性的选择。一个理性运作的机制应该勇于尝试这种前景。而艺术性的实践,总是由个人开始施行的。心理干预本身应该也是一种实验性的学科。

2.    这个具体的计划或者项目有没有更社会化的操作前景?你是否只会依托于陈思的心灵驿站?
在展览之前,其实出现过一种可能性,就是把展览开幕的晚会变成一个慈善筹款晚宴。我后来没有努力去发展这个可能性,一方面是因为四川地震,很多慈善的钱全部奔赴大前线了。另一方面是因为我意识到,从艺术创作者的角度,这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社会化的解决方案。艺术家的介入方式,有时候停留才是意味着面对更多的问题。过分进入具体会把问题变得狭小。

查看更多...

分类:作品 | 固定链接 | 评论: 1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2713

南京长江大桥计划的始末 22  血

2008年6月16日星期一
到南京长江大桥上实施《马达加斯加》行为。把《当爱烟消云散》的血迹擦去。很难擦,几乎疑心那不是血迹,而是某种暗红色的油漆。半年了,血已经渗透进大桥栏杆的灰色油漆里。有一个过路的小伙子上来围观,我说,帮忙吧。他帮着擦了半天。
擦净之后,还是模模糊糊有点痕迹。这样也好。

查看更多...

分类:作品 | 固定链接 | 评论: 3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3501
2008-6-2  第一天
九点半下楼,和大家打过招呼,立刻着手开始工作。楼下作坊的空调坏了,酷热难当。


《绘画的秘密已经失传》、《人类一旦面对伟大的事物他的自我就会摇晃》、《我微微地颤抖》、《王者的秘密妙不可言》这几幅已经完整,直接签了名。

查看更多...

分类:作品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3557
  2008-5-29
在南线房间中作电脑中的工作。把钥匙交给熊猫去寄石板画回京。和高士明上了押送他们的灯箱作品的中巴车。车上讨论黄、吴和我的作品,基础学。
到浦东住下,在楼下冰淇淋店画出所有装置的效果图。没有参加抽象化研讨。上来时在楼梯上遇见朱青生、皮道坚等人。
和沈其斌、皇甫开会,讨论整个计划作品制作、研讨会、开幕、宣传、画册等各方面细节。我有作品制作赞助,这样就不好从他们的经费中扣出作品制作的费用了。不过他们负责布展的费用,也就是煤考古坑的制作费了。
晚上吃饭的时候张颂仁来。饭后在酒店下面的酒吧中又聊到深夜。前面大为来凑热闹,没有实质性的谈话,只是说地震笑话。费走了之后,才开始切入正题。

查看更多...

分类:作品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2888
杭州,复制浮雕 2008-5-28
飞杭州。大雨。住南线,
中午见了志远,玻璃葫芦依然很成问题。大葫芦技术太难,还需要先做耐高温水泥的大葫芦作为模具 小葫芦要价完全离谱。晚上胡小小送来买到的材料。和宋振、熊猫在展示中心试验了悍马车载摄像机的效果。
下午和端详到转塘看复制雕塑。车上,问端详座大水泥葫芦的事,端详说玻璃葫芦应该用亚克立来做,他说亚克里不是有机板,可以做到无缝连接。用吸塑之后,粘接处看不出来。
雕塑工厂里的气氛,基本上是蔡国强复制收租院的场面。20个学生分头干活,工棚潮湿闷热。这些学生都是听过我的名字没见过人的,干起活来带着光荣感。我自己带的学生每每由近生狎,反而不可能这么有用了。

查看更多...

分类:作品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30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