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现场
从今日开始,拒绝为任何人写艺评文章。我写和艺术有关的文字,本意是澄清思想,自我求助。免得被伪批评家伪装成学术的胡说八道弄晕了脑子---至今也还是这一目的。不意近年以来,约为画册画展作文者渐多。四方亲朋,多处设局。强我所难,百口莫辞。分身乏术,身心俱疲。兹有此告:今日之前之旧约,将尽快清账。自今日始,请诸方君子,好我恤我,勿开尊口,以免尴尬。强我为文者,即是陷我害我,侮我辱我。有欲再三相强者,请自行下载本段文字使用可矣!----邱志杰 2006.7.6

长期征集关于国际机场的故事

为创作互动多媒体作品《国际机场共和国》,我向各位朋友征集你自己过着你所听说过的人们在各种国际机场的经历,所见,所遇,感触,奇闻轶事都可以。您的故事将有可能作为音频出现在多媒体作品中。欢迎直接提供你本人讲述的音频。可发我邮箱 
世界各地的国际机场,在一个国家的海关和另一个国家的海关之间,创造了一个本质上不属于任何国家的崭新的空间,同时,也在时区之间创造出一种新的时间经验。因此作者将这一空间与时间的独特存在命名为国际机场共和国。国际机场是面孔的盛宴,也是地方与全球经验、种族、文化、宗教、经济阶层相互混杂和交换的场所。它是个人的身份确认的场所,也是跨国公司进行商业竞赛的兵家必争之地。它是时尚的最大的窗口,也是孤独、团聚、等待、离别等永恒的人类情感重新发酵的场所。---邱志杰 2007.11

预览模式: 普通 | 列表
8月28日
到电视台拍摄谈话节目,路旁看见夸张的山顶豪宅。中午回来自己吃了日本饭。STPI的人和我商量作品运输和分配。
荣太郎在楼下工作坊中席地而坐,正印刷某个日本艺术家的新浮世绘风格的木版画作品。工具摊了一地,这算是日本版画的绝顶水平的制作了。看了一会儿,和中国的水印木刻相比,各有长处。他们拿来滚筒,在我的刻了字的鞋底上滚上油墨印字。上楼小睡。下楼重新拍摄纸雕作品的局部和展厅的全景。接受联合早报的电话采访。那个记者很奇怪地谈起佛教,问我是不是打坐。

查看更多...

分类:文集 | 固定链接 | 评论: 4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4406

再凑凑热闹说说奥运会的开幕式

我所见到的外国人,大部分高呼震撼。认为伦敦是完全没有希望搞成这样的。这两天在新加坡,新加坡人是外国人,却是华人,他们的观点值得注意,他们能够理解我所说的整个设计过于集体主义色彩的问题,同时他们也能够理解这是一个急于向全世界表明我们不再是那个差一点被帝国主义列强瓜分的民族。刚从北京回来的新加坡朋友告诉我,谁都会注意到中国人是如此为他们的国家骄傲,中国人那么爱国。他们说,他们在鸟巢里看到的那些骄傲的眼神是真诚的。这我相信,但是人们爱的国家只不过用一些东西当载体,并不是爱这些东西本身的。

开幕式已经过去20多天,现在回想起来脑子里可以说得上是好的印象的有:老蔡的大脚印、画卷刚打开的那个瞬间、活字印刷、那首歌。但是这四个亮点完全掩不住整场表演中透出来的封建王朝气息。看开幕式的同时,我就在笔记本上写下了这样几句话:
“一场没有百姓的王权盛宴。被阉割的人民,未经消化的传统。身体被当作积木,身体被当作像素。充满了机器人,没有个人。”

查看更多...

分类:文集 | 固定链接 | 评论: 2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3117

奥运流水账

8月24日
奥运会今天闭幕。中国沉浸在金牌总数第一的无限和自豪中。这种好的成绩,也让老百姓觉得这一阵子的不便还是划得来的。奥运开幕之前过早地实施了单双号限性,查暂住证扯得很严,很多外地民工被赶走,许多工程被停下来。货车进京受到限制,导致物价上涨,这些都给老百姓的生活带来不便。于是有了旅行社组织“避运”旅行团。反正留在北京的什么也干不了,索性离开北京出门去玩。我因为有在尤伦斯中心一个月的讲课行为,无法加入“避运”行列,就成了“受运”的人群中的一员。“受运”也有两解,一曰享受奥运,一曰忍受奥运。我的状态在二者之间。单双号限行,对我这种家和工作地点相距较远的人来说就非常不便。好在有几个车交替开。那些只有一个车的人不知道该怎么办。
今天在报纸上还看到有人呼吁办单双号限行在奥运之后维持下去。这倒是促成中国汽车工业发展的馊主意。只要一搞单双号限行,每天需要开车出行的人一定会买两辆车。本来准备花40万买一辆宝马的人会改为买2辆20万的国产车。北京的交通状况是不会因此改善的,但是中国的汽车工业却是发展的良机。哈哈。
享受的部分,除了看比赛,主要是享受在北京十几年来所见的最绿的树,最蓝的天。奥运之前,我看到在机场附路上有人用高压水车一片片地清洗树叶。洗树,真TM的有想象力,真TM的有诗意。我问日本朋友:在日本有没有可能把道路划出一条来做奥运通道?日本妹妹摇摇头说,做不到吧。
奥运期间,当了好几次接待。我接待中国会带来的英国某些贵族的一次饭局上,对伦敦蛇形画廊的老板朱丽安说:奥运对中国有一个作用。以前很不少的中国人对于911是有点幸灾乐祸的,主要是因为美国人太霸道,中国的老百姓心肠好,护短。起码是觉得那事情离自己很遥远。现在因为奥运会,北京的老百姓第一次真切地感觉到恐怖主义是一个问题,是一个和自己的生活直接有关的问题。在这个意义上,这种状态下的中国才真正的成为世界的一部分。所以为什么要反对中国举办奥运会呢?只有给中国这样的机会,中国人才会有可能进步,并且理解你们的问题。

查看更多...

分类:文集 | 固定链接 | 评论: 3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3143

《如何成为无知者》计划始末 1

《如何成为无知者》计划始末
7月16日
昨夜连夜作出锈铁的黑板架,小黑板也是这两天赶制出来的。中午在尤伦斯中心布展。展厅中大体量的作品很多。我们后面这一个月的课堂就设在南面大墙的两个白色的圆形台子上。一个台子用来放黑板,放上了很多铁梨木的树桩。用来给大家席地而坐的时候当桌椅。木版画印刷机放在另一个台子上,分成了教室和作坊两个区。
尤伦斯中心找到我希望我在收藏展期间做一个和教育有关的的特殊项目,我首先想到的是把学生们的成熟一点的方案集中起来,作成一面方案招标墙。应该包括实施细节和作品制作的预算。, 这样可以放在展厅里让收藏家针对方案来提前投资,也就是提前付收藏费让学生们的作品方案得以实施。或者让策展人们来挑选大家的方案展出,我把我的展示空间腾出来,创造一个机会来帮助学生们实现他们的想法。
小彦说希望还是能有现场的事件。那天是在罗伯特书店的咖啡,我很快就提出了进行一系列的试验计划。但是核心是写反字。题目也随之很快出来。确定为“如何成为无知者”。我只要把我在杭州讲总体艺术概论的课程的内容搬过来。其间大家在黑板上的书写都写反字,写反字自身就已经建立起一种习惯的倾斜和折叠。这对我来说不会特别累。又可以好好地在北京休息一个月。从写反字到刻黑板,进行无限量印刷,一切都顺利成章。那天下午我直接在笔记本上用翻转的字体写下了20几天的课程内容,只花了一个小时。

查看更多...

分类:作品 | 固定链接 | 评论: 3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3178

《艺术世界》关于证大展览的采访

现场之外

ArtWorld:据说你们的小范围研讨会现场很激烈,是怎么样的情形?吴山专也被批了吗?
邱志杰:对,昨天我们开研讨会大家赤诚相见,说到吴山专,他是一个生产世界观的艺术家,整天制造一些吴山专句子,生产个人的意识形态,这样大量的警句其实是属于手稿状态的。吴山专的展览因为高士明手里有大量的钱,有收藏家很爱吴山专,就很豪华,但是给这些警句装装镜框,怎么着也花不了100万。所有的草稿都做灯箱,随手画的一个图案就是一个霓虹灯,整个展览就是有点物质过剩,这个物质其实蛮影响思维的弥散性的,因为质感上的精美有时会破解掉思维的穿透力。物质过剩得像汽车展。昨天大家就这么侃的。昨天基本上在场的艺术家除了吴山专没怎么挨骂,其他所有人都挨骂了。汪建伟挨完骂走的时候,我们跟他说:你走了之后我们会骂得更厉害。

查看更多...

分类:作品 | 固定链接 | 评论: 1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27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