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现场
从今日开始,拒绝为任何人写艺评文章。我写和艺术有关的文字,本意是澄清思想,自我求助。免得被伪批评家伪装成学术的胡说八道弄晕了脑子---至今也还是这一目的。不意近年以来,约为画册画展作文者渐多。四方亲朋,多处设局。强我所难,百口莫辞。分身乏术,身心俱疲。兹有此告:今日之前之旧约,将尽快清账。自今日始,请诸方君子,好我恤我,勿开尊口,以免尴尬。强我为文者,即是陷我害我,侮我辱我。有欲再三相强者,请自行下载本段文字使用可矣!----邱志杰 2006.7.6

长期征集关于国际机场的故事

为创作互动多媒体作品《国际机场共和国》,我向各位朋友征集你自己过着你所听说过的人们在各种国际机场的经历,所见,所遇,感触,奇闻轶事都可以。您的故事将有可能作为音频出现在多媒体作品中。欢迎直接提供你本人讲述的音频。可发我邮箱 
世界各地的国际机场,在一个国家的海关和另一个国家的海关之间,创造了一个本质上不属于任何国家的崭新的空间,同时,也在时区之间创造出一种新的时间经验。因此作者将这一空间与时间的独特存在命名为国际机场共和国。国际机场是面孔的盛宴,也是地方与全球经验、种族、文化、宗教、经济阶层相互混杂和交换的场所。它是个人的身份确认的场所,也是跨国公司进行商业竞赛的兵家必争之地。它是时尚的最大的窗口,也是孤独、团聚、等待、离别等永恒的人类情感重新发酵的场所。---邱志杰 2007.11

  • 1
预览模式: 普通 | 列表

温习 李敖北大演讲全文

李敖北大演讲全文(完整修订版) 2005/09/22  记录
  (2005年9月21日上午,北京大学世纪讲堂)
  各位终于看到我了。(笑声,掌声)
  主任,校长,总裁,(笑声)各位贵宾,各位老师,各位小朋友!(笑声)
  来演讲紧不紧张,紧张,站在大庭广众面前,很多人,他可以指挥千军万马的军队,可是你让他讲几句话,他就song2了,不敢讲话。什么原因?胆小。美国打赢南北战争的将军格兰特,指挥千军万马打赢仗,林肯总统请他上台,给他勋章,让他讲几句话,他讲不出口。为什么?怕这玩意,一讲演就紧张。

查看更多...

分类:文集 | 固定链接 | 评论: 3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3201

业主参加业主委员会不是招安

关于招安的说法,2003年前后,当美院开始开设当代艺术专业。张培力和我这样一些艺术家到学校里面当教师的时候,就已经出现了。并不是这次有了这个“当代艺术院”之后才出现的。
当时就有人说,当代艺术家进美院教书是被招安了。但是有没有人反过来想一想:如果我们不去教书,美院的当代艺术专业由传统门类的教师改行来当,或者干脆就不要设这些新的专业,把当代艺术教育开展的可能性放弃掉,这是不是就比“招安”靠谱呢?
如果传统美院所招进来的年轻人还不是一群反动派——我清楚地知道因为招生制度的问题,不知有多少优秀的年轻人没有获得机会而被档在美院的大门之外---但是我也依然愿意假设在今天进入美院的年轻人中有很多是可造之材,他们应该有机会得到除了传统教育模式之外的新的营养。我是不是应该为了维护自己的“独立”而放弃和他们接触?是不是我们应该把影响年轻人的机会拱手放弃?
如今,我在美院已经教了6年的书。在美院教书,教当代艺术,其实是困难的。我的学生对我说,基础部的老师告诉他们,你们好好画,名次排在前面,就不用去读新媒体和综合艺术系了。有一阵子,一年级学生在基础部,然后选读各个系和工作室。有个学生,喜欢当代艺术,执意要读我们这个系,他的母亲居然当场晕倒了,他只好读了油画系。还有一个学生对我说:邱老师你什么时候开一个大奔来学校,我们才能在别的系的同学面前抬起头来。被我怒骂:我陪着你们读维特根斯坦,就够你们抬起头来了。就算我开来的是一辆破烂的老北京吉普,你们也应该骄傲。
在学校教书,我经常上火,无奈。学生们辛辛苦苦做的毕业展,展个两天就要撤掉,还不像别的系的毕业作品可以收起来,挺好的装置也会被丢掉。带学生出去做展览,不算正常的教学。……郁闷的事情多。但是,我也不断地从年轻人身上获得力量。每一届学生中总会出现的那些优秀的年轻人让人激动。一代代的学生们中,不断地有人成长成为我的朋友、同志。因为他们的出现,我从来没有萌生去意。

查看更多...

分类:文集 | 固定链接 | 评论: 5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2494
  •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