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现场
从今日开始,拒绝为任何人写艺评文章。我写和艺术有关的文字,本意是澄清思想,自我求助。免得被伪批评家伪装成学术的胡说八道弄晕了脑子---至今也还是这一目的。不意近年以来,约为画册画展作文者渐多。四方亲朋,多处设局。强我所难,百口莫辞。分身乏术,身心俱疲。兹有此告:今日之前之旧约,将尽快清账。自今日始,请诸方君子,好我恤我,勿开尊口,以免尴尬。强我为文者,即是陷我害我,侮我辱我。有欲再三相强者,请自行下载本段文字使用可矣!----邱志杰 2006.7.6

长期征集关于国际机场的故事

为创作互动多媒体作品《国际机场共和国》,我向各位朋友征集你自己过着你所听说过的人们在各种国际机场的经历,所见,所遇,感触,奇闻轶事都可以。您的故事将有可能作为音频出现在多媒体作品中。欢迎直接提供你本人讲述的音频。可发我邮箱 
世界各地的国际机场,在一个国家的海关和另一个国家的海关之间,创造了一个本质上不属于任何国家的崭新的空间,同时,也在时区之间创造出一种新的时间经验。因此作者将这一空间与时间的独特存在命名为国际机场共和国。国际机场是面孔的盛宴,也是地方与全球经验、种族、文化、宗教、经济阶层相互混杂和交换的场所。它是个人的身份确认的场所,也是跨国公司进行商业竞赛的兵家必争之地。它是时尚的最大的窗口,也是孤独、团聚、等待、离别等永恒的人类情感重新发酵的场所。---邱志杰 2007.11

  • 1
预览模式: 普通 | 列表



第一幕,第一场:回收视觉
    两名工人在考古发掘坑中逡巡,这个坑占满了整个上海证大现代艺术馆的大展厅。考古遗址是由几个平台构成的,其间用阶梯连接。观众被鼓励进入坑中,在黑色煤柔软的覆盖面和各种隐蔽的角落探索,并通过它进入艺术馆二楼的其他展区。在煤地上散落的是和活物等大的乌鸦雕塑,是用和坑道同样材质的煤做成的。大多数观众在寻找落脚点时不得不践踏了这些仿佛盲目降落的乌鸦。而它们的转换在现场就发生了。当任何一群乌鸦被踏平之后,工人会去收拾起它们变形的残骸,把煤灰带回中央工作台,置入一个预先的硅胶模具以塑造新的更多的乌鸦。工人然后会沿途摆放这些新造的乌鸦,使它们可以继续被随机的脚步踏碎。这个对乌鸦的塑造、粉碎和重新塑造的过程一直持续着。

查看更多...

分类:文集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4019

儿童工作坊

2009年4月11日,尤伦斯艺术中心的教育项目
参与者是7、8岁到12、3 岁的孩子,由父母陪同。
上午在尤伦斯中心做儿童工作坊,先在展厅里面给小朋友们讲30张画,小朋友们注意力根本不集中,不断地打岔。但是家长们听得很入神,频频颔首,最后,有个家长上来递过来一张名片说:我是某投资公司的,我们愿意资助这个出版项目。
回到工作坊所在的空间,我们的游戏是让孩子们给父母亲写一封信,然后我再依据这些信来画画给他们。十几个孩子们写的快,我来不及当场为每个孩子画,当场完成了三四张,那些就没有拍照,无法出现在这里。大多数是我拿回工作室思考之后加画的。有的是直接孩子们写字的原纸上添加,有的孩子涂画得比较满,是在另一张纸上画了之后裱在一起的。最后完成的画作为赠品送给了每个孩子。

查看更多...

分类:作品 | 固定链接 | 评论: 8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4113

多米诺骨牌照片出来了


搜狐文化:这次中国馆主题是“见微知著”,您是怎样理解这个主题的?

  邱志杰:这次双年展的总主题是“制造世界”,而“见微知著”是一种东方式的“四两拨千斤”的文化,这是传统的中国智慧介入世界,用低调、很平和、很小巧的姿态参与世界构成。

查看更多...

分类:文集 | 固定链接 | 评论: 6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5822

双城记

杂志本期的专题是“艺术家的双城记”,主要是分析很多艺术家经常来两个、三个甚至更多的城市之间穿梭、来往。由于北京和上海已经逐渐成为中国当代艺术发展的“中心”,越来越多的艺术家开始在这类“中心”城市和他们原来的城市之间来往,或是两处都有工作室,或是艺术家与教师的双重身份,或是各地展览活动等。总之,这种状态已经成为一种很多艺术家习惯的方式。

1.    您是怎样看现在艺术家这种“双城记”的状态的?
生活的范围的扩大速度大于城市功能的丰满程度,不管是职业需要还是交往范围,人的需求变得比较多样化,没有一座城市城市能够完全满足所有的需求的时候,在城市之间旅行就变成生活的常态。也不单是艺术家,很多人都开始这样生活。我不觉得奇怪亚。法国大多数知识分子都是住在巴黎的,到外省去上班。现在交通工具更加式这种生活方式变成比较轻松。
2.    听说您去杭州之前就在北京,而您真正的创作和工作是何时来北京的?也就是您和北京的接触和入驻的经历。

查看更多...

分类:文集 | 固定链接 | 评论: 1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2805

世界文化宫

5月27日  柏林 晴 Johana开车来接我们到世界文化宫。车子经过波兹坦广场。这里我97年第一次来的时候是荒草萋萋,墙拆以后还没来得及开发。2001年最后一次来的时候是一片大工地,塔吊林立。政府还组织了一个艺术活动,让塔吊群随着音乐和探照灯柱一起起舞。车子再往前开在右侧看见了犹太大屠杀纪念碑,很酷。然后是我熟悉的勃兰登堡门,国会大厦,转进林荫道,就看到了贝壳一样的世界文化宫了。
世界文化宫是五十年代美国送给西德的礼物,作为占领军,强迫他们和世界融为一体用的。在世界文化宫作的活动,并不仅仅是亚非拉少数民族,甚至也不是非西方的概念,而毋宁说是非欧洲的概念。美国的艺术、东欧的艺术也在这里来展出。并不单单是视觉文化的展览,它最早是被当作一个会议中心来使用的,现在舞蹈、剧场、音乐等项目也占了它的活动的很大比重。其实楼上建筑的主体是一个大会议室,后面一排窗户都是同声翻译用的,舞台低平,整个会议室/音乐厅的造型平面象是一个眼球的解剖图。立体造型则像是大贝壳。贝壳的下部是正方形的底座,其实就是美术馆的部分。大门进去,一个有列柱的厅。空间与咖啡厅部分、存放衣物的部分和书店的部分都互相连接。有点漏气,但是场所比较大。据说这个建筑体设计成贝壳形状,其实靠弧线型的支柱已经足以支撑,并不需要这些列柱,后来破坏了建筑师的意图给加上这些柱子,纯因为心理上不放心:)从这个大堂往左一拐,沿楼梯下沉,是一个比较方正的展厅,也有两排柱子,外面的柱子和玻璃幕墙联为一体,里面的柱子离墙有三米左右。展厅有880平米,扣除柱子和楼梯之后还剩下850平米。5.6米的空高。这是世界文化宫的主要展厅。
十月初我的展览就在这个展厅,外面的大堂是一个日本艺术家川洖正的展览。原来他们说是想要邀请三四个艺术家每个人有比较大的空间分割掉整个馆的空间,主题是关于“历史的理性与非理性”。现在这个模式是两个同时进行的个展。既然是个展,我就可以把它视为南京长江大桥计划的第四站的站出来做了。
世界文化宫最吸引我的地方是它所处的地点是德国的权力中心,它就在菩提树下大街边上,站在平台上,东面就是国会大厦的穹顶,门额上的“为了德国人民”虽然看不见,却想得到。国会往南一点是勃兰登堡门。它的前面就是柏林墙的旧址。地面上一条砖砌的墙基线标示着柏林墙原有的位置。文化宫北面临河,河边向东一斜是总理府。策展人瓦娜里说她在自己的办公室窗口可以看到总理府的默克尔在办公室里工作的场面。也就是说,这个美术馆相当于是在德国的天安门广场边上。长江大桥计划在这里做,得其所哉。

查看更多...

分类:文集 | 固定链接 | 评论: 2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3042
  •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