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现场
从今日开始,拒绝为任何人写艺评文章。我写和艺术有关的文字,本意是澄清思想,自我求助。免得被伪批评家伪装成学术的胡说八道弄晕了脑子---至今也还是这一目的。不意近年以来,约为画册画展作文者渐多。四方亲朋,多处设局。强我所难,百口莫辞。分身乏术,身心俱疲。兹有此告:今日之前之旧约,将尽快清账。自今日始,请诸方君子,好我恤我,勿开尊口,以免尴尬。强我为文者,即是陷我害我,侮我辱我。有欲再三相强者,请自行下载本段文字使用可矣!----邱志杰 2006.7.6

长期征集关于国际机场的故事

为创作互动多媒体作品《国际机场共和国》,我向各位朋友征集你自己过着你所听说过的人们在各种国际机场的经历,所见,所遇,感触,奇闻轶事都可以。您的故事将有可能作为音频出现在多媒体作品中。欢迎直接提供你本人讲述的音频。可发我邮箱 
世界各地的国际机场,在一个国家的海关和另一个国家的海关之间,创造了一个本质上不属于任何国家的崭新的空间,同时,也在时区之间创造出一种新的时间经验。因此作者将这一空间与时间的独特存在命名为国际机场共和国。国际机场是面孔的盛宴,也是地方与全球经验、种族、文化、宗教、经济阶层相互混杂和交换的场所。它是个人的身份确认的场所,也是跨国公司进行商业竞赛的兵家必争之地。它是时尚的最大的窗口,也是孤独、团聚、等待、离别等永恒的人类情感重新发酵的场所。---邱志杰 2007.11

预览模式: 普通 | 列表

“当铺”邀请信

今天收到“当铺”邀请信文件,对于项目的说明非常简洁有力,没有绕很繁琐的学术词汇的圈子,直接说清楚了要做什么,思考和制度设计都有值得深思之处,这个文本可以作为策展文案的优秀样本推荐给学策展的学生。阅读过程就勾起了参与的欲望。我每天收到的这类计划的邮件很不少,通常都会直接删掉,像这种能够启动阅读甚至产生兴趣的案例实在不多。
抵押的方式触碰到了艺术市场的某种底线,比如说,你用来抵押的作品时候所要求的“贷款额”应该是作品的画廊市场价还是艺术家纳达的价格?这个价钱是不是应该由“当铺”和提供典当的艺术家进行讨价还价……这个典当行的风险其实是很大的,比如要是某个收藏家拿出一张市场价值很高的天价画作去典当……市场的风险就转移到了典当行的身上。这些都很有趣。
令人不满的是,这个当铺并没有像她所宣称的那样,要向任何真正的当铺那样来运作----“作品出售的费用将计划捐赠给“无国界医生”组织”---这个非营利的宣言是整个事情有点沦为作秀。这样一来就让人怀疑这个计划得到了某个基金会的资助,是作为一个作品本身来进行的。那么,这就成了一个没有风险的事情,没有风险也就没有刺激了。这个当铺应该真的挣钱,假如它能够挣钱的话,挣到的钱,应该进计划提出者的腰包,他自己挣到钱,爱捐给谁就捐给谁,其实不应该适合这个计划有关系的东西。
有趣的事,备忘如上。

查看更多...

分类:文集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3320

一个书法展的策划手记

一,手迹所面临的挑战和它的当代价值
比起打印的字体,手迹带来的是什么快感?一封手写的信,对我来说比印刷体的电子邮件更值得珍重?别人写给我的每一张手写的便条我都会用心收藏,为什么我们要敬惜字纸?因为上面有人气,有生命的气息,它更值得我们记忆。书写她的人付出了更多?
上个世纪初普及开来的钢笔还不是致命伤,电脑键盘有可能正在结束手迹的时代。传统书法的实用的使用空间也正在大批量地消失掉,比如木结构建筑的横梁和匾额的关系,柱子作为中国建筑的核心构件和楹联的关系,今天的现代建筑显然没有准备这样的空间。
书法不再是在日常生活中常用和实用的,在这种情况下手迹的价值在哪里?
展示措施:

查看更多...

分类:文集 | 固定链接 | 评论: 4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3439

John Tancock:   莫愁:邱志杰的近期创作

唐冠科

邱志杰在北京和纽约前波画廊举办的最新展览题为《莫愁:邱志杰新作》,届时将展出这位艺术家自2007年初始至今一直进行的一项大型艺术计划。本次展览将展出装置、版画、纸上作品等,而其雏形则可追述到2008年8月30日至9月27日在新加坡泰勒版画院举办的邱志杰个展《大桥、南京、天下 》,及当时展出展出的四十幅作品《南京长江大桥自杀现象干预计划》。(图1)在我具体介绍《莫愁:邱志杰新作》将要展出的作品之前,我想先谈一谈邱志杰这几年来的创作经历。这不仅能为理解这批新作品提供一个背景,也可以简单总结邱志杰从九十年代至今使用各种不同方式创作艺术作品的历程。

对于一位艺术家来说,建立一个容易被识别的风格比不去建立这样一个风格要轻松得多。当今社会竞争激烈,艺术也成为了和任何行业一样的工作——许多年轻艺术家屈从于不可避免的压力,尽力寻找一种确定的东西,以努力将自己从这种激烈的竞争中区别出来。而一旦他们找到了这种东西,一切也就结束了——至少从宏观的角度来说是这样的。许多与邱志杰同时期毕业于九十年代初的年轻艺术家早就已经这样定了下来,甚至成为了自己作品的经济代理人。邱志杰却不是这样。他是一位知识分子,也是积极分子——甚至是超级积极分子,如果有这种说法的话——他不仅仅作为一名艺术家关注自己作品的发展,也作为一位传播者时刻关心着自己所传播的思想。不愿被限制在自己的工作室里,他时常通过写作、策划、及教学等手段来掀起有关当代艺术在中国的发展的讨论。2003年起,他开始担任中国美术学院综合艺术系教授,同时兼任教该校展示文化研究中心。他还发展了一系列需要学生和其他人参与的大型项目。在这些项目中,助手的作用不是制作更多更大的作品(通常,当艺术家让助手制作作品时就会出现这种情况),而是为邱志杰所创作的观念丰富、视觉突出的作品打下基础。

查看更多...

分类:文集 | 固定链接 | 评论: 1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4515

威尼斯笔记

    每年的威尼斯双年展几乎都会被一些人认为是有史以来最差,今年我也毫不例外地又听到了这种说法。然而大展依然一次次地举办下去,依然让人趋之若鹜。后年我们又会觉得那一次是史无前例地差……然而艺术界并没有比过去更糟,只是在我们心中一切逝去的时代都好。我们到威尼斯去是出于习惯还是依然心存侥幸地在寻找惊喜呢?还是当代艺术界已经过度成熟以至于做作,以至于严苛的质疑显得更高深和激进,而童言无忌的称赞需要先看看是否左右无人才好意思发出?
    我的心态比较中性:革命注定不可能在这样一个多种势力混杂作用的场所诞生,即使大师尚存或者新超人刚刚登场,人们来到他面前时身体已经疲惫不堪,已经审美疲劳。如此一个世界最大规模的群展,难免有些是策展人着力扶持的,有些只是填充料,所谓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同样的道理,作品多到那样,也就不可能没有能让你眼睛一亮的兴奋点。展览办得这么大,想找不出几件好作品是很难的。因为最大,威尼斯就有所有大展所具有的问题中最大的问题,同时也就有大展的优势中最大的优势。
    人们失望地向我抱怨,以前在威尼斯可以看到某种趋势和动向,现在看不到了。我在展览里面也没有看到趋势,我看到的却是“势力”,我看到这是多种势力交织作用的结果。我看到这是一个旧方案已告无效,而新方案尚未生效的时刻。

“世界们”

查看更多...

分类:文集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2844

高士明:档案馆、诊所与作者问题

——对于“南京长江大桥自杀者干预计划”的机制批判

“我愿我的作品成为像手术刀、燃烧瓶或地下通道一类的东西,我愿它们被用过之后像爆竹一样化为灰烬。”
——米歇尔·福柯

查看更多...

分类:文集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28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