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现场
从今日开始,拒绝为任何人写艺评文章。我写和艺术有关的文字,本意是澄清思想,自我求助。免得被伪批评家伪装成学术的胡说八道弄晕了脑子---至今也还是这一目的。不意近年以来,约为画册画展作文者渐多。四方亲朋,多处设局。强我所难,百口莫辞。分身乏术,身心俱疲。兹有此告:今日之前之旧约,将尽快清账。自今日始,请诸方君子,好我恤我,勿开尊口,以免尴尬。强我为文者,即是陷我害我,侮我辱我。有欲再三相强者,请自行下载本段文字使用可矣!----邱志杰 2006.7.6

长期征集关于国际机场的故事

为创作互动多媒体作品《国际机场共和国》,我向各位朋友征集你自己过着你所听说过的人们在各种国际机场的经历,所见,所遇,感触,奇闻轶事都可以。您的故事将有可能作为音频出现在多媒体作品中。欢迎直接提供你本人讲述的音频。可发我邮箱 
世界各地的国际机场,在一个国家的海关和另一个国家的海关之间,创造了一个本质上不属于任何国家的崭新的空间,同时,也在时区之间创造出一种新的时间经验。因此作者将这一空间与时间的独特存在命名为国际机场共和国。国际机场是面孔的盛宴,也是地方与全球经验、种族、文化、宗教、经济阶层相互混杂和交换的场所。它是个人的身份确认的场所,也是跨国公司进行商业竞赛的兵家必争之地。它是时尚的最大的窗口,也是孤独、团聚、等待、离别等永恒的人类情感重新发酵的场所。---邱志杰 2007.11

预览模式: 普通 | 列表

给毕业生的一封信



         八年前我刚来美院教书的时候,面对着当时的第一批学生,第一天见面时,我说:世间本无师徒,只有程度不同的弟子。我们的关系其实不是老师和学生,而是师兄弟。我只不过比你们早上路若干年,或许多一点经验,而已。我们共同拥有的真正的老师是传统、现实和可能性。
        这话我不知道对你们班的人有没有说过,或许是怕每年这么说一遍显得太煽情了。八年下来难免很多想法改变了,但是这一点却肯定地没有变过。不但没有变,我可能还越发坚信了。
         先说说什么想法改变了,再说为什么这一点没变。

查看更多...

分类:文集 | 固定链接 | 评论: 5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3379

墙面和案头


欧洲的油画,画出来就是为了挂在墙上,或者就直接是在墙上画的壁画。而水墨画和墙面一直若即若离。中堂、立轴、斗方等形式是为了挂在墙面上而画的,另一些形式如手卷、扇面,却是不准备上墙的。
手卷是三两个知交好友,或摊在案头,或甚至就凌空拿着,徐徐地展开。这种可以舒卷张合的状态,再次证明了它和笔记本的相似之处。
文人从事文字工作,通常都在案头进行。即使最后用来悬挂在墙面的立轴和中堂之类比较大幅的作品,绘制的当时,传统上也是平铺在桌面上进行的。平铺在桌面上进行的特点,或许进一步加强了水墨画与书法之间的联系,强化了绘画过程中书写的特点。同时,平铺在桌子上,目光和臂长的限制,都导致了水墨画的尺寸受到限制。宽泛一点说,敦煌或永乐宫壁画也是用水性的墨彩画的。但永乐宫壁画中那种两三米长的长线条是怎么一笔画下来的,至今都是很多画家百思不得其解的秘密。再说,敦煌和永乐宫,毕竟也不是我们所说的文人画。
水墨画-文人画在案头进行的特点,决定了它和现代建筑形式,特别是现代展示制度之间的格格不入。这种冲突,在大多数情况下,是古老的传统做出让步。

查看更多...

分类:文集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557

画其所知和文人画


贡布里希说小朋友画画和原始人画画一样,都是“画其所知”,画正侧面的马也一定有四条腿。然后欧洲人开始画其所见,画侧面的马只有两条腿,另外两条被挡住啦。远处的东西透视缩小啦。

现象学家,或者格式塔心理学家会愿意说,“所见”本身就不简单,就已经是一个主动建构的过程。就已经严重地被“所知”所影响了。这么说是没错,可是对于怎么去画,其实没有说出什么。

查看更多...

分类:文集 | 固定链接 | 评论: 1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2350

水墨和题材


我开始画水墨之后不久,就对第一代岭南画派的画家画汽车、飞机、坦克的冲动十分同情。当然,他们的冲动带着历史决定论的影响,一旦过头就会变成题材决定论。比如在深圳之类的地方出现过的所谓“城市山水画”的话题。

但是,当年的中国古代水墨画家, 对他们视野所及的世界,基本上是无所不画,无所不能画的。他们并不会刻意地回避什么视觉对象。
锥形软毫,要画出均匀平直的线条比较难,需要更多的训练。要画变化丰富的线条就比较如意。但即便如此,中国古代画家还是能画“界画”。

查看更多...

分类:文集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2097

水墨和手工劳动

水墨已死?——亚洲艺术文献库研讨会谈话

这些年我画了很多水墨,有时候在纸上,有时候在墙上。我并不是中国传统文化的原教旨主义者,并不把一定要发展水墨画当作一种历史责任来看待。甚至于对于水墨画也并没有拜物教的情感。但是对我来说水墨画确实不仅是一种特别的物理媒材,而是一套工作方式。这套工作方式和当代艺术的生产方式有不少区别。在我看来,有不少地方,当代艺术的方式是一种堕落了的方式。

水墨和手工劳动:

查看更多...

分类:文集 | 固定链接 | 评论: 2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2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