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现场
从今日开始,拒绝为任何人写艺评文章。我写和艺术有关的文字,本意是澄清思想,自我求助。免得被伪批评家伪装成学术的胡说八道弄晕了脑子---至今也还是这一目的。不意近年以来,约为画册画展作文者渐多。四方亲朋,多处设局。强我所难,百口莫辞。分身乏术,身心俱疲。兹有此告:今日之前之旧约,将尽快清账。自今日始,请诸方君子,好我恤我,勿开尊口,以免尴尬。强我为文者,即是陷我害我,侮我辱我。有欲再三相强者,请自行下载本段文字使用可矣!----邱志杰 2006.7.6

长期征集关于国际机场的故事

为创作互动多媒体作品《国际机场共和国》,我向各位朋友征集你自己过着你所听说过的人们在各种国际机场的经历,所见,所遇,感触,奇闻轶事都可以。您的故事将有可能作为音频出现在多媒体作品中。欢迎直接提供你本人讲述的音频。可发我邮箱 
世界各地的国际机场,在一个国家的海关和另一个国家的海关之间,创造了一个本质上不属于任何国家的崭新的空间,同时,也在时区之间创造出一种新的时间经验。因此作者将这一空间与时间的独特存在命名为国际机场共和国。国际机场是面孔的盛宴,也是地方与全球经验、种族、文化、宗教、经济阶层相互混杂和交换的场所。它是个人的身份确认的场所,也是跨国公司进行商业竞赛的兵家必争之地。它是时尚的最大的窗口,也是孤独、团聚、等待、离别等永恒的人类情感重新发酵的场所。---邱志杰 2007.11

  • 1
预览模式: 普通 | 列表

芦塘笔记3  6月14日


没有被蚊子咬,却是被蚊香熏得鼻子过敏,睡不着觉。早上一大早就被楼下的声音吵醒。7点多,匠人们来了。
我一下楼,就被告知出了问题。原来杨大兵居然把竹席编织成了八角形,而我要的是六角形。六角形才是蜂窝,也才可能一个紧挨着一个作为可以无限扩张铺开的单元。
那么改吧,本地的师傅都束手无策,似乎还没有进入状态。黄师傅出手了。他量了一根1米长的竹竿,一头钉一根钉子当圆心,另一头夹铅笔画了一个园。再用这根一米长的竹竿卡圆周上,轻易地把圆周分成了6等分,只用了一个工具。

查看更多...

分类:文集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702

芦塘笔记2 6月13日

2点准时到了安吉。寻路上了高速。一路竹林葱郁,风景佳美。在高速上行走半个多小时就到了广德县城。从县城再到芦塘村,却又花了接近一个小时。4点钟到达芦塘村。
车上,我就和黄师傅说好,整个活帮我做下来,完整地给他一笔元。他显然比较高兴。说,你给我基本工资的话我也干。车上,黄师傅就说,这个杨大兵,你要提防他喝酒误事。
杨大兵,前天我们来了之后就反复地打来电话问来不来,来不来。今天又是。黄师傅很不屑地说,他们担心活儿跑掉呢。我说,我还怕他们跑掉呢。

到了芦塘村。杨大兵很积极地来帮着拎行李。一手一个箱子上楼,显得甚是恳切。坐下来问起来,竹席只完成了两三张,却大包大揽地说,你放心,10天之内肯定把50张搞出来。

查看更多...

分类:文集 | 固定链接 | 评论: 1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485

芦塘笔记1

出了安吉县城,翻小山路,一路在茶叶地里穿行,林道坑坑洼洼地颠簸着,很快就进了安徽广德境内。从浙江境内一进入安徽,道路质量立刻明显地低劣。司机抄近道,一方面是省油,一方面是逃避国道上的过路费关卡。这样一来,下次我自己开车来,就认不得路了。不过我也理解,懒得管他。
到了邱村镇,问怎么到芦塘村。问路的人好奇地问司机,你们来干什么。司机胡乱胡忽悠说,我们来谈项目⋯⋯到也对。农人兴奋地说:来我们这里开发一个项目吧。我心理感慨,农民都等着被开发,把这个当作致富的唯一希望。收获的希冀不是来自劳动,而是寄托在对于资本的迷信上面了。

穿过邱村镇中央繁华的集市,拐上另一条宽阔的省道,翻过几个山头,经过下寺乡,到达芦塘村。村口就堆着一些毛竹了。省级道路两旁的房屋,都被建成了上面楼房下面店铺的模式,但是大多数的铺位空着。山坡上的村庄里,村口地段好的几家明显是较为富裕的,小楼房都有罗马柱头,有的已经彻底完成装修,罗马柱便是柱体白色,柱头是孔雀蓝釉色。也有没有彻底完工的,是灰色的水泥颜色。这里的富足程度和杭州郊区绝对不能相比,盖房子和装修都是逐渐完成的。哪一年剩下了钱,就再花钱装修一点。
远处是饱含着水份的翠绿山野。无论如何,来到农村,看到那些陈旧的农具,总是让我愉快。

查看更多...

分类:文集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435
  •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