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现场
从今日开始,拒绝为任何人写艺评文章。我写和艺术有关的文字,本意是澄清思想,自我求助。免得被伪批评家伪装成学术的胡说八道弄晕了脑子---至今也还是这一目的。不意近年以来,约为画册画展作文者渐多。四方亲朋,多处设局。强我所难,百口莫辞。分身乏术,身心俱疲。兹有此告:今日之前之旧约,将尽快清账。自今日始,请诸方君子,好我恤我,勿开尊口,以免尴尬。强我为文者,即是陷我害我,侮我辱我。有欲再三相强者,请自行下载本段文字使用可矣!----邱志杰 2006.7.6

长期征集关于国际机场的故事

为创作互动多媒体作品《国际机场共和国》,我向各位朋友征集你自己过着你所听说过的人们在各种国际机场的经历,所见,所遇,感触,奇闻轶事都可以。您的故事将有可能作为音频出现在多媒体作品中。欢迎直接提供你本人讲述的音频。可发我邮箱 
世界各地的国际机场,在一个国家的海关和另一个国家的海关之间,创造了一个本质上不属于任何国家的崭新的空间,同时,也在时区之间创造出一种新的时间经验。因此作者将这一空间与时间的独特存在命名为国际机场共和国。国际机场是面孔的盛宴,也是地方与全球经验、种族、文化、宗教、经济阶层相互混杂和交换的场所。它是个人的身份确认的场所,也是跨国公司进行商业竞赛的兵家必争之地。它是时尚的最大的窗口,也是孤独、团聚、等待、离别等永恒的人类情感重新发酵的场所。---邱志杰 2007.11

预览模式: 普通 | 列表

贯通之道


我们处在一个根本分裂的时代,不管是生活还是艺术,抑或是艺术与艺术之间,生活与生活之间,都是一种四分五裂的状态。
我们的文化价值观是分裂的。我们曾经生活在一种丰富的传统之中,在董其昌时代他就是他的时代中公认最好的艺术家,正如达芬奇和米开朗其罗就是他们的时代公认最好的艺术家。然后从欧洲输入油画之后,我们开始有了两种好的标准。一个油画大师在国画大师面前会谦逊地说自己是外行,一个中国画大师也不好对一个油画名家评头论足。然后等我们看看民间艺术,我们又觉得城里的画家其实全都不值一提。现在我们又有了“当代艺术”,我们有了另一种艺术标准。我们对多种标准的存在心安理得,在不同语境下交替地使用不同的标准。我们用多元主义让自己心安理得。但这种多元主义其实是文化接触和交流尚未完成磨合的标志,这是文明的消化不良的野蛮阶段。文明的成熟不但是多元的资源和影响,更是这些资源被强大的消化能力所融合。只有价值标准相对稳定和统一,才可能产生文化产品的精致度和高度,否则就只有分裂的文化代言和遗产保护。不幸这就是我们今天的局面。
我们的个人尊严和社会责任是分裂的。我们此前说过,艺术界每隔一阵子总是会有一批要求回归现实、介入社会,走出象牙塔的艺术家跳出来大声疾呼,过后有会另有一批人跳出来痛惜于艺术沦为工具,如此左右震荡,循环不已。事实上,这种左右摇摆的周期已经如此短促,以至于这么两种人总是同时存在于艺术界,互相攻击和鄙视。入世派高举着知识分子良知和社会关怀的道德大旗,痛斥对手的麻木不仁。自律派鄙夷对手的简单狂热和道德绑架放弃了艺术的坚守。事实上,谈论社会介入者确实经常仗势偷懒,用题材和立场的自信取代超越的工作。而自律派确实经常把艺术的完整和个人的独立建立在心如死灰的封闭状态中。于是我们的艺术爱好者们左右为难:他们刚刚被为民请命的英雄所震撼,转身又被超凡脱俗的圣贤所征服。这才倾倒于弄潮儿的前卫风姿,那边又对苦行者的寂寞肃然起敬。甚至同一个艺术家也经常左右为难:看看完新闻便义愤填膺满身道德激情深感艺术无聊,转身翻上一本大师的画册又觉得埋头苦干刻不容缓。我们就这么左右为难。
我们的劳动和创造是分裂的。我们号称自己在艺术上的探索是对于人类的创造力的解放,可是为了能尽可能地放大我们的创造成果的影响力,我们不得不占领越来越大的空间,越来越密集地展示和出场。为此,我们不得不雇佣越来越多的助手和工人,而他们的加入在多大程度上是对于他们自己的创造力的实现?他们的劳动多大程度上带来自尊和享受?我们的雇佣行为多大程度上依然是资本主义的剥削?我们有没有可能把大规模作品的产生中的控制和压抑转换成参与性的合作?我们的创造高居劳动之上,渐渐远离了劳动的支持,演变成情报搜集、反应的敏感和苦思冥想,变成刻露的职业行为。

查看更多...

分类:文集 | 固定链接 | 评论: 11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2730

冰山一角:让作品组成互相支持的系统


通过建立自己的基层文本研究项目,相对集中地针对一定范围内的问题展开观察和研究,也就是建立起了自己的核心关怀。一个艺术家有了核心关怀,让作品成为相互支持的系统就不是什么难事。因为你的一系列创作,其实是通过这个核心关怀连接起来,分别延展着这个课题的不同面向。
艺术家的成长过程,难免学习和受影响。越是早期的作品,越是影响的产物。如果接受了一种影响之后就迅速定型,迅速结束实验摸索的阶段,开始作为稳定的风格批量制作,这样的艺术家往往不会走得很远,虽然谋求短期盈利的画廊往往更喜欢操作这种类型的年轻艺术家。
艺术家接受的影响越多样,终身学习的能力越强,他能发展的空间也就越大。但是影响来源一旦多样,这种影响和那种影响之间有时就会产生冲突。于是在艺术家的学习模仿阶段,出现这种类型的作品和那种类型的作品之间的明显差异。好奇心越强,越是勇于尝试的艺术家,越容易出现这种症状。这样的艺术家,不但同时关心着不同领域的问题,也热衷于尝试不同的媒介。
于是我们看到两种不同类型的艺术家,一种是线性发展的,或者说是一种摞砖头的方式。他们从一个点开始,很长时间内只专注于一个问题,一种媒介,甚至固定一种图像。等到一个阶段彻底枯竭,他们才转型进入下一个阶段。这样的艺术家很容易进行市场操作,容易被记住。但是代价也就是很容易被贴标签。摞砖头的方式很容易迅速地摞到一定高度,但是一摞砖头也是很容易被推倒的。

查看更多...

分类:文集 | 固定链接 | 评论: 1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4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