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现场
从今日开始,拒绝为任何人写艺评文章。我写和艺术有关的文字,本意是澄清思想,自我求助。免得被伪批评家伪装成学术的胡说八道弄晕了脑子---至今也还是这一目的。不意近年以来,约为画册画展作文者渐多。四方亲朋,多处设局。强我所难,百口莫辞。分身乏术,身心俱疲。兹有此告:今日之前之旧约,将尽快清账。自今日始,请诸方君子,好我恤我,勿开尊口,以免尴尬。强我为文者,即是陷我害我,侮我辱我。有欲再三相强者,请自行下载本段文字使用可矣!----邱志杰 2006.7.6

长期征集关于国际机场的故事

为创作互动多媒体作品《国际机场共和国》,我向各位朋友征集你自己过着你所听说过的人们在各种国际机场的经历,所见,所遇,感触,奇闻轶事都可以。您的故事将有可能作为音频出现在多媒体作品中。欢迎直接提供你本人讲述的音频。可发我邮箱 
世界各地的国际机场,在一个国家的海关和另一个国家的海关之间,创造了一个本质上不属于任何国家的崭新的空间,同时,也在时区之间创造出一种新的时间经验。因此作者将这一空间与时间的独特存在命名为国际机场共和国。国际机场是面孔的盛宴,也是地方与全球经验、种族、文化、宗教、经济阶层相互混杂和交换的场所。它是个人的身份确认的场所,也是跨国公司进行商业竞赛的兵家必争之地。它是时尚的最大的窗口,也是孤独、团聚、等待、离别等永恒的人类情感重新发酵的场所。---邱志杰 2007.11

  • 1
预览模式: 普通 | 列表

学生像老师可怕吗?



如果按照教育思想中的极端自由论者的推理,学院里面有一些好老师那反倒不是好事情。因为有了好老师,学生就容易受到老师的影响。这会导致“大树之下只能长出小草”。这个推论如果再极端一点,那就是不但学院教育,所有的教育根本都是压抑。所以这种极端自由论背后最基本的信念其实是天才论和反教育。我们再看看这个推论的反面,那就是学院里面的教师无所作为,或者笨一点,对于天才学生的发展,反倒是好事了。这个荒谬显而易见。因此在传统专业教育中历来没有什么市场。但是到了当代艺术教育出现,问题却又重新混乱。
这种混乱是因为人们认为当代艺术与传统艺术绝然不同,以为当代艺术应当更加强调个性和自由,所以在传统艺术中教师影响学生以为天经地义的事情,到了当代艺术教育中,便以为不可接受。

查看更多...

分类:文集 | 固定链接 | 评论: 6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844

我的老师是艺术家?



       中国自有美术学院以来,执掌学院管理和教学的,都是大号的艺术家。南边的林风眠、潘天寿是这样,北边的徐悲鸿、吴作人也是这样。
        这一传统延续到文革后,通常学院会把最优秀的学生留校任教。留校任教的人生活有了起码的保证,在教学之余有较集中的精力从事创作。同时,学院在创作条件上有一定优势,在各类美术展览的征件、评选中都有一定的发言权,学院画家在美术界活跃就不足为奇。学生如果就学期间的创作在全国性的美展中获奖,留校任教的几率就极大地上升。而在美院任教的教师,如果在全国美展中获得金奖,则被作为领导干部培养,这已经成为惯例。如果非学院系统的校外创作者在重要美展中获奖,往往也会以各种方式被调入美术学院任教。这些已经出名的画家,通常也不会拒绝学院的工作邀请。毕竟学院地位崇高,而且能够得天下英才而教之,把自己的艺术影响力进一步扩张。这样一来,全国最优秀的艺术家集中在学院,著名艺术家和学院教师基本重合。
这种情况一直到所谓“当代艺术”出现才有所变化。70年代末一批就读的美术学院学生开始受到欧美思潮影响,尝试了与当时占据统治地位的模式有所不同的创作,这些工作被学院认为离经叛道,所从事者自然难于留校任教。事后,这群离开学院的艺术家掀起了一次次美术运动浪潮,成为知名艺术家。在中国的美术学院,才第一次出现“江湖”上的艺术家在某一领域内的名气远远超过美术学院教师的局面。当然,这个阶段的美术学院并没有当代艺术教育专业,所以也没有从事当代艺术教育的教师,这种比较本身没有可比性。只是相比之下,当代艺术圈的活动更为活跃,占据了媒体和大众更多的眼光。特别是在海外,几乎被视为当代中国艺术的唯一代表。 美院系统内的教师相形寂寞。

查看更多...

分类:文集 | 固定链接 | 评论: 1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2285
  •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