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现场
从今日开始,拒绝为任何人写艺评文章。我写和艺术有关的文字,本意是澄清思想,自我求助。免得被伪批评家伪装成学术的胡说八道弄晕了脑子---至今也还是这一目的。不意近年以来,约为画册画展作文者渐多。四方亲朋,多处设局。强我所难,百口莫辞。分身乏术,身心俱疲。兹有此告:今日之前之旧约,将尽快清账。自今日始,请诸方君子,好我恤我,勿开尊口,以免尴尬。强我为文者,即是陷我害我,侮我辱我。有欲再三相强者,请自行下载本段文字使用可矣!----邱志杰 2006.7.6

长期征集关于国际机场的故事

为创作互动多媒体作品《国际机场共和国》,我向各位朋友征集你自己过着你所听说过的人们在各种国际机场的经历,所见,所遇,感触,奇闻轶事都可以。您的故事将有可能作为音频出现在多媒体作品中。欢迎直接提供你本人讲述的音频。可发我邮箱 
世界各地的国际机场,在一个国家的海关和另一个国家的海关之间,创造了一个本质上不属于任何国家的崭新的空间,同时,也在时区之间创造出一种新的时间经验。因此作者将这一空间与时间的独特存在命名为国际机场共和国。国际机场是面孔的盛宴,也是地方与全球经验、种族、文化、宗教、经济阶层相互混杂和交换的场所。它是个人的身份确认的场所,也是跨国公司进行商业竞赛的兵家必争之地。它是时尚的最大的窗口,也是孤独、团聚、等待、离别等永恒的人类情感重新发酵的场所。---邱志杰 2007.11

预览模式: 普通 | 列表

美术馆里的一米线

开幕至今两周,我每天还是在为展览维护而工作。比开幕之前略好一点,睡眠时间提前到了晚上2点。展览开幕了并不是结束,展程管理本来不属于策展团队的工作,而属于美术馆团队的例行工作。但是今年的双年展情况特殊。一方面直到开幕的时候布展还没有彻底完成。整个展览两百件以上作品,还有数件未处于理想展出状态。但是一开幕马上赶上国庆假期,美术馆的团队和策展团队全力以赴应对国庆大人流,确保不出现安全问题。我每天早上会接到公安局的警官的电话,询问当天有没有艺术家的行为艺术表演。因为展览第一天有艺术家在展厅里免费发放印刷材料,导致观众排队。对公安部门来说这是最可怕的情况,最容易出现人流拥堵踩踏事件。特别是国庆黄金周期间,南京路上每天那一百万人,这些人流如果涌进中央商场,保安和志愿者根本没有可能应付,那很可能就是一场灾难。所以我们把门开在背面,每天都在跟踪人数,并且必须向公安局提供排队方案、每层楼面的作品占用面积、同一时刻最大容纳观众人数等数据。这一切弄得所有人提心吊胆,已经没有心力处理更多情况。
布展团队在上一周的劳累之后,处于休眠状态。每天晚上人群离开美术馆,我都试图召集布展工人急需补上开幕前未完成的布展工作。但是电工、搭建、器材几方面的人员全都汇集,到此刻变得越来越困难了。主要是开幕的压力没有掉了,大家难免有些懈怠。但是对我来说,布展没有完成,展览没有进入正常运行,我的责任就没有完成。展览开幕两个星期,终于,陆陆续续基本完成了后期布展。
补上个别开幕前未完成的布展,这其实只是工作的一部分。开幕之后的维护占去了极大工作量。主要是展品不断遭受破坏。这里面有两个原因,一是美术馆的工作团队太新。二是观众观展风格太彪悍。
今年美术馆新建,建制还不齐全,特别是物业和保安人员,物业来自世博集团,他们已经比较尽力,但是对于怎么做好一个美术馆的物业,还是新手。保安很多是刚刚从劳务市场招来,稍加训话就上岗了。他们看到观众做出危险动作,往往不能及时作出正确反应。加上有些作品本身需要互动,外行的保安们实在也很难判断那些应该允许观众触碰,哪些不许碰。而每天晚上闭关,保安如果野蛮拉闸断电,而不是一个个地关闭投影机然后再切断总电源——这样直接的结果就是有的录像因此第二天就需要重新设定,否则投影和屏幕无法吻合,长远的结果就是投影机的短命。这些恶果的出现,都和整个美术馆物业团队尚未专业化直接有关。美术馆急需一个技术总监的职务设立。这个人必须熟悉所有的电子音像器材,能够在我们离去之后及时修复所有的作品。但前期的招聘中并没有这个编制!
    观众的彪悍则令人瞠目结舌。

查看更多...

分类:文集 | 固定链接 | 评论: 3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677

每日开馆例行事务清单及注意事项



1、    一公升阳光户外检查水管系统运作正常,室内视频开机
2、    Roman Signer大烟囱作品,检查大烟囱开门,内部是否开灯,室内视频展示部分开机运行。
3、    拉黑子拖鞋作品两个视频开机

查看更多...

分类:文集 | 固定链接 | 评论: 1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415

致某参展艺术家

亲爱的A:
谢谢你的方案,我看得出方案做得非常认真也看得出中国之行给你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但是我想就是由于来自中国的刺激过于强烈您所提出的这个方案和您以往的作品相当不同。我们知道对您来说一定是一个勇敢的尝试,但是我们团队里的人看了之后都会心一笑,因为它立刻被归为某一类作品。在中国这类作品数量之大您可能难以想象,这些作品既有来自中国艺术家的创作也有大量来自短期访问中国艺术家的创作。
您可能也知道,中国急速的城市化进程和现代化进程导致了大量匪夷所思的都市景象,比如拆迁的废墟、奇异的建筑形态、贫民窟,我们甚至还有一个专门的名词叫做钉子户,特指因为拒绝拆迁而与政府或开发商对抗的房屋所有者。他们的房屋往往孤零零滴屹立在废墟中,这样的景观本来就非常奇异,有时你甚至会觉得他们比艺术家制造的作品还要强大。因此,自然而然地从90年代开始就有一整批的中国艺术家专门做城市拆迁的题材。采集最有中国奇异的现代性特色的以及使用关于城市拆迁的形象与材料。其中有的非常优秀,比如刘伟王建伟宋东,但是在某种程度上又成了新的某种对中国的刻板印象。
流行于国际上的关于中国的刻板印象有三种:一种周易、太极、八卦、舞狮舞龙等唐人街的中国传统文化形象其实是,另一种是天安门、毛泽东、熊猫、共产主义中国的形象,第三种就是这种烂尾楼、外来民工的脸、打工妹、女工宿舍晒着的衣服、树上挂着的鞋子、拆迁、高速公路、上海的摩天大楼等所谓的改革开放的中国形象,或者是资本主义的中国模式形象。这也是一种崭新的关于中国的刻板印象,在国际上已经成为时尚,不少中国艺术家因此大获成功,与此同时,有一批短暂访问中国的艺术家,非常容易注意到此类视觉形象的刺激性,他们创作了大量的相关作品,基本上是汇集上述形象,相比中国艺术家的创作,作为外来者他们的新鲜感并不带来更高的灵感度,反而更容易流于表面,往往并不能触及中国社会深层的政治与经济结构。我们在中国对这一类的艺术家的创作有一个专有名词:长城观光客艺术,有时候也叫长城卡拉OK。这个词语是略带贬义也是中国人自嘲。
据我所知,拍摄过上海晾衣服架子的外国摄影家著名的就有十几个,用主建筑脚手架做作品的数量就更多了。相比之下,哪些与中国有更多年的交往或与中国有外国访问者就不会轻易地停留在表层的现象,他们会更谨慎一点,去体会中国现代化过程中的痛苦而不是寻找奇观。我们所有的人包括助理策展人刘潇、韩丽都非常喜欢你的作品,与你这个人,这在本次的中国之行中你应该已经感受到了。我们都期待着你的作品,但目前这个方案的确让大家较为失望。当然我们每个人都相信您是一个优秀的艺术家也非常投入,我们相信要是您在中国多呆一阵子你做出的判断会决然不同。我们甚至在构想创造机会让你来中国待较长的时间,这一定会有一个美好的结果。

查看更多...

分类:文集 | 固定链接 | 评论: 1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436

问题出在哪里?


双年展从筹办到布展到开幕进行的整个过程中,问题丛生。此番又一次涉险过关,得到一些肯定,值得庆幸,但不能掩盖问题。但更需要做的是适时总结经验教训,找出问题所在,一一设法解决。

1,    总预算严重不足。以本届上双的新场馆面积,分配到平方单位,比过去要低得多。别说和其它国际双年展相比,和国内另外一些双年展相比也比较低。这迫使策展人大量的精力花在寻求赞助商之上。目前的预算水准虽然已经比过去数倍增加,但离实际所需还是有很大距离。与上海的国际都市形象也远远不能相称。
横向比较国内外各双年展,上海双年展的预算过低。

查看更多...

分类:文集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397

闪亮的日子

住处的网络坏掉,半夜,我独自来到暌隔一个星期的双年展筹建办公室来蹭网络。楼道里一个人也没有,进了办公室,两台电脑还没有关。桌面上,杯盘狼藉,到处都是啃了半口的面包和月饼,用手一碰,都已经变硬酥碎。上个星期,菲律宾一公升阳光作品所用到的郊区蘑菇种植厂家送来的蘑菇样品,被我摆在桌面上当观赏植物,此刻已经几乎干透。我看了常用的这两个大办公室,一切似乎完全静止在1月2日凌晨。那天晚上,办公室的人们急着切割南京路城市馆所用的展览标签,2日清晨紧急送到南京路张贴。室内还是横七竖八的遗留下来的痕迹。这个气氛像极了庞贝古城。仿佛时间完全停止。确实是,从那以后,大多数人订防在当代馆和南京路两个展场的第一线,我们就没人来到这个办公室。一切完美地保留了10月2日凌晨的现场。此刻我眼前的这个场面是整个上海双年展最伟大的一件装置作品。
墙面上,两周前我张贴出来的工作项目完成表格还在。我把每个艺术家每件作品的实施分解成不同的步骤,要求各个项目负责人把已经完成的步骤随时勾选,保证整个工作团队内部对整个项目进度随时有一个整体把握。记得当时我对大家说,等到这些空白的圆圈都变成勾,我们的事情就完成了。我们马上要重心前移,到当代馆布展现场,我们要把这个表格打印出来大喷绘,大家随时更新工作进度。结果,我们在当代馆工地现场始终就没有能来得及拥有一个办公室,这个文件的大喷绘版本也从来没有出现过。这个墙上的A4纸打印的版本,就成了最原始的纪录。最终完成的项目根本没有来得及在这个文件上勾选更新。它停留在9月29日左右的状态。那时候,被勾选完成的项目还只有三分之二。
直到10月1日凌晨三点,任凭我怎么怒吼,身后已经空荡荡没有一个工人。我无奈同意把Simon Starling的两个根本没来得及打开的木箱子暂时铲走。早上官方开馆仪式,领导进来参观,下午观众涌进展厅,展览就算已经开幕。祝贺开始潮涌过来。其实我心里完全充满的是作品并没有完全得到呈现的愧疚。

我心里有一份完整的未完成事务清单:

查看更多...

分类:文集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7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