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现场
从今日开始,拒绝为任何人写艺评文章。我写和艺术有关的文字,本意是澄清思想,自我求助。免得被伪批评家伪装成学术的胡说八道弄晕了脑子---至今也还是这一目的。不意近年以来,约为画册画展作文者渐多。四方亲朋,多处设局。强我所难,百口莫辞。分身乏术,身心俱疲。兹有此告:今日之前之旧约,将尽快清账。自今日始,请诸方君子,好我恤我,勿开尊口,以免尴尬。强我为文者,即是陷我害我,侮我辱我。有欲再三相强者,请自行下载本段文字使用可矣!----邱志杰 2006.7.6

长期征集关于国际机场的故事

为创作互动多媒体作品《国际机场共和国》,我向各位朋友征集你自己过着你所听说过的人们在各种国际机场的经历,所见,所遇,感触,奇闻轶事都可以。您的故事将有可能作为音频出现在多媒体作品中。欢迎直接提供你本人讲述的音频。可发我邮箱 
世界各地的国际机场,在一个国家的海关和另一个国家的海关之间,创造了一个本质上不属于任何国家的崭新的空间,同时,也在时区之间创造出一种新的时间经验。因此作者将这一空间与时间的独特存在命名为国际机场共和国。国际机场是面孔的盛宴,也是地方与全球经验、种族、文化、宗教、经济阶层相互混杂和交换的场所。它是个人的身份确认的场所,也是跨国公司进行商业竞赛的兵家必争之地。它是时尚的最大的窗口,也是孤独、团聚、等待、离别等永恒的人类情感重新发酵的场所。---邱志杰 2007.11

  • 1
预览模式: 普通 | 列表
2004年我作为艺术家参加第五届上海双年展《影像生存》,期间萌生了上海双年展应该设置城市馆的最早创意。当时是在双年展艺术委员会主席许江的车中一起从上海回杭州。我记得当时许老师承认这个想法很好,但是这要实施恐怕不易,负责单位超出了美术馆,需要在整个城市的层面动员。

2005年我在上海《东方早报》上开设一个关于中国当代艺术展示文化建设的专栏,就用了连续两期的篇幅,正式撰文提出应该在上海双年展中设置城市馆。当时上海双年展从2000年在国际艺坛上崛起引起关注,到2004年风头更健,在国际各大展事中,俨然站到了第二梯队的中上。我顺理成章地认为应该更上层楼,向第一梯队努力。因此设想了通过增大整个双年展的规模,来提升质量和号召力的模式。我相信通过这个模式把上海双年展在国际艺坛的级别大大提升,应该是中国的绝大多数当代艺术家,上海的民众、政府都乐于看到的。

不过,文章虽然写了,毕竟书生空议论。此后的上海双年展并没有能激流勇进,眼看着韩国光州双年展凭借举世最雄厚的资金,伊斯坦布尔双年展凭着中东热点位置,柏林凭着东西北欧艺术家聚集地的优势,纷纷各自强势崛起。上海双年展渐渐在中游中显出偏下偏弱。令人叹息。

查看更多...

分类:文集 | 固定链接 | 评论: 1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795

互济与贯通:沈其斌、邱志杰对话


                                                                                  
正文:
    沈其斌:我就单刀直入了,作为一个人,你是怎么定位自己的?
    

查看更多...

分类:文集 | 固定链接 | 评论: 1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2157


    上海浦西的街道名称,众所周知,南北向是中国各省的省名,东西向是国内各种城市的名称:北京路、南京路,九江路,安吉路⋯⋯国内的城市这么多,取舍的依据不知道是什么,似乎也不是按照大小。但基本上大城市都在,有些显然和中国革命史有关,像延安路、大渡河路、娄山关路。开发浦东的时候,主事者不知为何没有刻意延续这个传统。其实浦东的道路,大可以用世界各国城市名称来命名。那么,上海就名副其实成了众城之城。一座包含了所有城市的城市,一座所有城市的镜像。
    这么想问题,显得上海双年展做城市馆这件事情有点宿命。上海双年展这么多年来,一根筋地死磕城市这个议题,也顺理成章到了有点宿命。其实,貌似宿命的东西都是因为逻辑强大到了隐形。上海在中国近现代史中,特别是城市化进程中,长期扮演着中国城市化实验室的主要角色。这个角色一直到很晚近才被深圳在一定程度上有所分担。同时上海也是市民社会最早成熟的地方之一。文化上所谓的海派,在我看来是由两个面向组成的,第一就是极强的吸纳包容能力,其次务实地考虑文化和日常生活的关系,考虑艺术和接收者的关系。

查看更多...

分类:文集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486
  •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