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现场
从今日开始,拒绝为任何人写艺评文章。我写和艺术有关的文字,本意是澄清思想,自我求助。免得被伪批评家伪装成学术的胡说八道弄晕了脑子---至今也还是这一目的。不意近年以来,约为画册画展作文者渐多。四方亲朋,多处设局。强我所难,百口莫辞。分身乏术,身心俱疲。兹有此告:今日之前之旧约,将尽快清账。自今日始,请诸方君子,好我恤我,勿开尊口,以免尴尬。强我为文者,即是陷我害我,侮我辱我。有欲再三相强者,请自行下载本段文字使用可矣!----邱志杰 2006.7.6

长期征集关于国际机场的故事

为创作互动多媒体作品《国际机场共和国》,我向各位朋友征集你自己过着你所听说过的人们在各种国际机场的经历,所见,所遇,感触,奇闻轶事都可以。您的故事将有可能作为音频出现在多媒体作品中。欢迎直接提供你本人讲述的音频。可发我邮箱 
世界各地的国际机场,在一个国家的海关和另一个国家的海关之间,创造了一个本质上不属于任何国家的崭新的空间,同时,也在时区之间创造出一种新的时间经验。因此作者将这一空间与时间的独特存在命名为国际机场共和国。国际机场是面孔的盛宴,也是地方与全球经验、种族、文化、宗教、经济阶层相互混杂和交换的场所。它是个人的身份确认的场所,也是跨国公司进行商业竞赛的兵家必争之地。它是时尚的最大的窗口,也是孤独、团聚、等待、离别等永恒的人类情感重新发酵的场所。---邱志杰 2007.11

  • 1
预览模式: 普通 | 列表

中山公园计划的缘起和问题

     我在“中山公园计划”最早期的文案中这样写道:
“中国传统社会以宗族血缘为纽带,社区的公共空间是宗族祠堂,和一些与家族生活密切相关的实用生活场所,如水井。农耕时代结束之后,在中国由传统社会重新组织为现代国家的转型过程中,新的公共空间形式应运而生,遍布中国城乡的中山公园无疑是一个典型的案例。它们往往集政治记忆、休闲景观、文化娱乐、体育乃至于博物馆、图书馆等功能于一体。
    中国各地的中山公园创设于1927年孙中山逝世后,各地纷纷把私人花园、前朝皇家苑囿等改造为公园,这本身是把家族血缘认同转换成国家认同的一个过程。在中山公园纷纷兴建的过程中,中国的“百姓”转换成了“公民”。对中山公园的研究势必扩展成为对于中国近代历史和文化变迁的深入思考,尤其是对于现代化进程中的视觉文化塑造的思考。”

    2003年我开始在中国美院教书,带学生所做的第一个项目,就是要求学生对每个人自己家乡的中山公园进行调查。最后的作业形式是要求调查者为这座中山公园提交一个公共艺术方岸。当时我刚到美院,要把社会学、人类学调查的方法引入美术学院,只是随便抛出一个项目让学生操作。这个项目,在我的想象中,应该符合这样一下标准:1,连接着现代和传统;2,连接着个人和族群、社会;3,既能够深挖历史的根脉,有有其视觉化的机缘。4,在每个人身边都有,人人可以操作。中山公园计划符合这四个标准。

查看更多...

分类:文集 | 固定链接 | 评论: 2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513
  • 1